艺术随笔

简单与复杂,对艺术来说本无分别

□杜洪毅

我不觉得一幅画、一件雕塑作品,弄得看似很复杂的样子,就显得特别高明。艺术创作本是个体内在精神力量的释放,是我们内心深处的冲撞与挣扎视觉化呈现。而把作品弄得复杂化,更多依赖的是习得性熟练技能,而非纯粹的自我表达。

杜洪毅《虚构的真实》  纸本水彩  4K

学院派艺术家由于接受过系统专业技能训练,创作过程中就很容易依赖熟练技巧完成制作,而非探索性创作。对于那种技术非常好的从艺者,即便完全放弃创造性探索,也能仰仗熟练技能制作出看上去很不错的作品,这也是很多从业者乐于以写生和临摹代替原创性探索的原由。

杜洪毅《这多么好》  纸本水彩  4K

而对一个完全没有接受过专业技能训练的创作者来说,创作则具有更强的自发性、主观性,更热衷于对源自灵魂深处的精神能量展开探索。熟练技能是不存在,即便创作能让技能变得熟练起来,但这种自我习得性技能还是与专业培训系统传授的成熟技能有很大区别的,蕴含着更多不加掩饰的自我人格力量呈现。

杜洪毅《谁说如是》  纸本水彩  4K

技术与艺术总容易让人混淆,人们总认为那种技巧精细、画面丰富的作品更具艺术性。事实上,那只不过是无数代人技巧经验的积累,是每个心智健全的人都可以通过参加专业培训获得的。这种技巧只能算艺术创作基础,而非艺术本身。要不然,每年学院系统培养出那么多专业人才,怎么能创作具个人风格作品者如此凤毛麟角呢?对于学院派艺术家来说,真正的创作应该超脱习得性技能之上的蜕变,只有将熟练技能与独特人格力量融为一体,才算走上艺术探索之路。

杜洪毅《没有想象的自由》  纸本水彩 2K

艺术是一个非常特别的领域,历史上一部分极具影响力的艺术家,均不是出自学院系统,也非名师门下。这就不得不让我们去思考更多的可能性。纵观全人类艺术呈现的多元生态,就不难发现创作方法是并没有固定模式,但终极点必须是对文明的创造,是人类精神火花燃放出的光芒。

杜洪毅《世象之三》  纸本丙烯水彩 4K

因此,真正的艺术就不在于简单还是复杂,不在于是否做工精良,而是作品呈现出的精神力量是否强大,是否能让人够从中读出真挚灵魂跳动力量。

杜洪毅《渴许(油彩版)》  布面油彩  30×40cm

现当代艺术在原创性探索遭遇困境时,又陷入原始的技巧性困境。我们常常看到许多从艺者的作品,将制作表面肌理和无意义的重复拿来代替创作本身。这种纯粹技巧性制作的结果,第一次看上去让人觉得鲜,第二次、第三次、若干次后就让人麻木。

杜洪毅《记忆中的期许》  板面油彩33×53.5cm

中国文化中有一个大道至简的理念,就在说有时看似简的东西,反而浓缩着更为深刻的东西。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对于艺术来说是再恰当不过的了。视觉艺术作品本身就是对人类心灵投射的提炼与浓缩。人类对精神价值的追求,本来就是漫无边际的,根本不可能以完整的视觉与文字语言来呈现。如果一位艺术工作者想要将自己头脑中的东西完整呈现出来,是绝对无法做到的。这时就必须反复进行抽象化提炼、概括化升华,才有可能以最佳方式表达出来。去粗取精,舍繁就简是任何艺术创作的必经之路。如此说来,又怎能证明复杂就比简单更好的呢?

杜洪毅《白日梦想》14.3×41.5cm 木质雕塑

个人觉得,艺术作品的简单与复杂并不应是对立的存在,两者本质是同源。艺术之所以重要,是在于它能为我们提供永无止境的精神给养,能给浮躁空乏的灵魂,带来安放之地。世界是如此的繁杂,很多时候,我们更需要些简单的作品,反而让人更为惬意。

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2)
Loading收藏(6)
关键词:, ,

访问必读:关于本站

热点文章

8,707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