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坛杂评

言论空间 | 艺术创作不是自我复制

杜洪毅
近日参观了一下某著名雕塑家的个展,发现整个展厅大部分作品都长着相同的面孔,人物姿态也大同小异。据我所知,该艺术家许多年前就开始了这个系列的创作,并因批量复制这种符号化的个人风格的作品而名声大噪,在商业上大获成功。这不禁让人提出质疑:这种大批量的自我复制,究竟是艺术创造还是商业生产呢?除了最初的原创,其后的作品还具有我们所理解的艺术价值吗?
其实,这种现象在国内艺术界并非孤例。一些画家几十年如一日重复画几个相似的符号、图案也就罢了,可是,就连某些标榜着“前卫”“原创”“当代”的明星艺术家,在功成名就后还要不断地去重画一种脸谱图案,一张笑脸、一个光头反反复复地拿来拼凑。这种啃食老本的行为,哪里还有什么创造性可言呢?
另外,还有不少艺术作品,在装模作样的观念的支撑下,把一个简单符号进行大量并列重置,以其庞大体量吸引观众眼球。类似的玩法,在“当代”艺术圈随处可见。无论是绘画、雕塑,还是装置、影像,都把这种简单重复当作取胜法宝。这让人怎么看都像是在偷工减料,而不是用心创作。剥下其“原创艺术”的华丽外衣,更像是技艺不精的工匠在仓促应付顾客。
如果一位艺术家同一系列的几件作品具有高度相似性,或者同一作品有几个不同版本还能让人接受。但是,如果以满足市场需求为动机,对同一图谱或造型进行大量重复制作,就难免让人怀疑作者是不是因创造能力枯竭才会如此。诚然,这种为利益所驱动的自我重复,并不会像抄袭他人作品那样存在道德和法律上的问题。但是,如果我们站在艺术和文化创造的立场上来探讨这个问题,仍是有诸多可商榷之处的。
现代知名品牌生产商为了提升公众对其产品的认知度,往往采用铺天盖地的广告方法来重复他们的品牌形象,所以一些国际大牌的商标大街小巷随处可见。艺术家以不断复制个性符号图谱的方式来创作,与这些品牌商的营销策略一样,对提升公众对其个人品牌的认知度无疑是大有益处的。但是这种以反复视觉强化来推销产品的方式,原本就是一种商业行为,艺术家将其挪用到创作上来,不是把艺术创作变为经营商业品牌了吗?如果艺术家真想提升个人品牌知名度,完全可以为每件原创作品贴上高识别度的个性商标,而没必要大费周折地去复制整件作品呀!
或许有人会说,许多古代艺术品不也是存在大量重复的吗?我们应该明白的是,今天被认为是艺术品的许多文物,当初原本就是作为实用工艺品被生产出来的。而且,古代艺术创作主要服务于当时社会所需的教化功能,而不是今天我们所理解的原创性探索。比如说古埃及艺术之所以会在几千年时间里重复同一模式,就是因为它的功能在于巩固法老权威,而非其他。如果今天的艺术家还要像古代工匠那样去搞创作,岂不是在开历史的倒车?其意义又何在呢?
就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而言,艺术创作的真正意义在于艺术家通过自己敏锐的观察与思考,去探索普通人不曾触及的精神领域,通过不断地自我超越来实现艺术与文化的升华。模式化的自我重复除了制作工艺外,不存在任何的探索意义。如果一名从艺者不愿或不能去发现新的世界,就必然会让作品丧失活力,从而让这种重复性制作失去除商业利益外的全部意义。如果是贫困的艺术家为谋取一日三餐而不断重复制作相同作品或许还能让人理解,可对于那些早已功成名就的明星艺术家来说,这种行为就有点可耻了。就他们所拥有的优势资源来说,本可以心无旁骛地专注于创作,将自己的作品推上新的高度,而不是啃食老本。
在我们所处的这个商品经济时代,艺术与商业的结合是无法避免的。即便对消费品牌经销商来说,也需要不断推陈出新,才能紧跟时代步伐。而艺术创作原本是一种探索性工作,更应该不断追求自我更新才对。如果艺术家们都以简单重复生产代替创作,岂不是连一般品牌商的进取之心都没有了么?
艺术品与普通商品最大的区别在于,每一件作品都凝聚着作者独创性心血。否则,其远高于普通商品的价格靠什么支撑呢?当下市场之所以还能接纳这些高价复制品,是因为大众还没有真正领会原创艺术品的价值所在。假以时日,待公众审美修养得以普遍提升后,还会这么好欺骗么?
本文发表于2019年10月16日《中国书画报》
(0)
Loading收藏(14)

访问必读:关于本站

热点文章

6,941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