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坛杂评

重构理想方能造就艺术教育新高峰

杜洪毅《无题》

杜洪毅/文

与往年相比,今年的美院毕业季稍微冷清了点,但仍有些许值得关注的焦点,如国美的文化周活动和川美撤展风波。最闹腾的还是川美,继叶永青抄袭事件之后,这所著名美院再次被卷入风口浪尖,成为公众和业界人士质问的对像。

不过,大家所看到的只是表面现象,而非问题之根本。透过各大美院毕业季展出的作品和川美撤展风波,我们大致可以看出当前中国美院教育系统存在两股力量在博弈。第一股力量唯技术论是论,强调写实造型、笔墨功底等传统基本功,价值取向上相对保守。第二股力量虽相对开放些,却并没有建立起属于自己核心价值体系,在市场大环境中随波逐流,盲目模仿西方艺术外在形式,为了博取名利不惜放弃所有底线来制造哗众取宠的效果。这两种力量相互冲突、彼此制衡,很难说能对艺术教育事业做多大贡献。

以川美撤展事件为例,从保守的一方来看,那种充斥着低俗、血腥、暴力,缺乏正能量的作品,是不适合展出的,当然该撤。而在另一方看来,每个人都拥有个性表达的自由,艺术创作不应该有任何边界。况且作品是受到指导老师认可并通过审核的,怎能凭领导的一句话就撤掉呢?

如果要从法理和执行程序视角看问题,川美领导的撤展决定是有很多值得商榷之处的。但如果要从是否对艺术教育事业有极积作用上来看,所有的争论都毫无意义。被撤的原本是些投机取巧平庸之作,展与不展无关紧要,只不过因撤展事件意外走红罢了。而川美领导的撤展决定虽太过霸道,但也并没有误伤优秀作品。况且这一行为,原本只是个小插曲,若不是引起舆论关注,真会像很多人想的那样严重吗?

现在很多人把艺术教育的失败归罪于体制和审核制度,个别极端者认为只有故意制造对抗才算在搞艺术,可事实上是这的吗?只要我们多到毕业展现场看看,就不难明白这个问题。眼下的美院毕业季更像是百花争鸣的集贸市场,从风格、形式、创作理念等角度上讲都极为多元,并不存在某些人认为的那种压抑。除了表面多元外,更多的还是浮燥。不少学生为追求哗众取宠的效果,挖空心思制造令人炫目的效果,好博它个一举成名。而有的人原本只是为混张文凭,毕业创作纯粹只是为走过场、完成任务。于是,存各种形式的抄袭模仿不算出奇了,甚至还有人直接网购作品来充数。

毕业季上存在的种种问题,恰恰折射出美院教育走向平庸化的趋势。国内著名美术院校,都曾有过非常辉煌的过去,对比当下教学成绩的平庸,多多少少有些名不符实。与上世纪早些时候相比,当前国内美术院校拥有的硬件设施、教学经费等条件,不知要优越多少到倍。从文化大环境上来讲,当下肯定也是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为宽松。可为什么,今天的美术学院再无能培养杰出的大家、名师,无能将中国文化艺术事业推向新的高潮?难道真该把这一切归罪于体制?学校领导、教授们是不是该多做些自我反省呢?

很显然,这是因为缺少了某种最宝贵的东西,整个美院教学体系丢失了探索进取之核心精神力量。看看身当要职的都是些什么人,从学校领导到普通教职人员,进则挖空心思争名夺利,退而安分守已只求保住饭碗。争夺的是职称、头衔、项目,比的是作品售价,热衷的是为各种商业活动站台,即得好处又有面子。文化理想、为艺术献身的精神又何处寻找呢?对不起,什么年代了还谈这些?为人师者如此,又能指望他们培养出来的学生有多高明呢?

自美院扩招以来,原本的精英教育理念逐渐被大众化普及教育思维代替,从生源到师资质量均有所下降。这样,教学水准的降低当然是不可避免的了。虽然说高等教育普及化、平民化本没有任何错,但这就是降低教学质量的理由吗?绝不应该如此,可现实很无奈。

美院教育的根本任务是培养高端专业创作人才,这些人在未来将担负起推动民族文化艺术发展的重任。他们无论是做独立艺术家,还是从事普通的商业设计和教学工作,都将担当起中国文化、经济建设事业之重任。为什么在艺术创作和商业设计领域,我们一直在被动的接受西方价值体系、模仿他人风格呢?这就是因为我们自身力量不够强大,没能培养出顶尖的艺术家和设计师,缺乏能引领世界潮流的原创艺术作品和商业设计作品。而要改变这一切,必须从艺术教育做起,美术院校则是第一堡垒。

个人认为,艺术教育的根本任务不应是技术训练和传授知识,更为重要的是帮助学生建立理想、开启智慧,让他们明白真正应该的追求的是什么。只要学生有了勇于求索的内在动力,对知识和技能学习又算的了什么呢?

当务之急,美院教学系统最重要的工作应是重构文化和美学理想追求,以塑造学生灵魂,培养有理想有、有追的文化创造型人才为己任。只有如此,才能将中国艺术教育事推上新的发展高峰,担当起引领未来人类文明进步浪潮之重任!

本文发表于《中国书画报》2019年8月28日

(0)
Loading收藏(0)

访问必读:关于本站

热点文章

10,604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