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坛杂评

“山寨精神”是文明社会的毒瘤

来源:《中国美术报》第145期

发表时间:2019年4月15日

杜洪毅

若要对当今中国广泛存在的“山寨”现象进行深入批判,将是一项浩大而艰巨的工程。这个被当代人重新诠释的古老词汇,包含着太多的纠结与无奈,虽然常常被鄙视,却又如此深入人心,以致围绕它早已形成一种被广泛接纳的流行文化。

从微观经济学的角度讲,直接模仿、复制他人产品或成功模式,可最大限度压缩生产成本,快速获得高额回报。但若放到宏观层面上来看,就会发现这是一种短视经济思维。如果人人都抱着此种心理行事,不愿在产品开发和知识创造上投入血本,整个国民经济和文化大环境就会走向停滞、退歩。这种行为不能得到有效遏制,只会严重打击创造者的极积性,对文明进程造成阻碍。因此,以法制手段为知识产权提供有效保护,是被所有现代国家一致接纳的基本共识。

“山寨”现象之所以在中国社会如此盛行,除了我们的法治环境尚处建设阶段外,还折射出国人的价值取向严重滞后于时代。在传统农耕社会中,是没有任何保护知识产权的法规存在的,新技术发明人若要想自身利益不受侵犯,唯一手段只有采取严密的保密措施。在信息闭塞的古代社会,要想破解他人技术秘密并非易事,最终造成大量知识和技能失传,从某种意义讲这也是农耕时代文明进程缓慢的原因之一。在现代开放信息环境中,破解他人创新成果的技术难题已经不存在。除了法律提供的知识产权保护外,更需要我们每个人建立起对他人创造性成果的基本尊重,否则就会严重扰乱经济、文化生态。由于我们国家正处在一个历史发展的转折点上,人们的文化意识严重滞后于经济上的高速增长,思维方式不可避免地落后于时代。“山寨”现象普遍存在的事实只能说明,许多国人虽然生活在现代文明社会,观念却停留于农耕时代,缺少作为一个文明人应有的担当。

抛开一般工商行业不谈,在国内文化艺术领域“山寨”克隆现象非但不鲜见,而且很盛行。专家教授出著作发论文奉行拿来主义,把别人的作品重新演绎一遍就是创作。艺术家们要么来个致敬式模仿,要么干脆按别人套路打散重组,就变成如假包换的“原创”大作。即便是那些在口头上鼓吹着前卫、新潮的业界“大腕”,背地里同样干着“山寨”模仿的勾当。许多打着文化旗帜的企业和机构,原是没有任何文化担当的投机商,将追逐眼前利益为视为第一目标,玩弄“山寨”游戏对他们来说本是家常便饭。前些年那些看不到原作的梵高展、莫奈展等大师展和近两年出现的不少沉浸式新媒体展览,本质上也算是“山寨”展览,只不过没有这次引爆媒体的艺术家抄袭事件那样明目张胆地挑战法律底线。其实,艺术界“山寨”、抄袭国外名人的事件并非孤例,只不过大多数时候没被揭发出来,这无疑助长了投机分子的胆量。

如此种种的“山寨”现像,说明很多文化艺术界的从业人士,比之那些“山寨”小厂、小作坊主来说,并没什么高明之处。他们的思维方式同样还停留于农耕时代,都抱着先赚上一把的心态,才不管什么文化担当。如果说制造业中大肆流行的“山寨”现象对改善老百姓生活“功不可没”,那么文化艺术领域的“山寨”行为又能为我们带来什么呢?

不管怎么说,“山寨文化”和“山寨精神”,都是现代文明社会的毒瘤,必须努力将其清除。很显然,人类社会早已告别了不断重复过去的文明停滞阶段,在今天从事任何一项文化事业,都更需要开拓精神。无论你是艺术家、理论家、文学家,还是艺术经纪人、商业企业,只要踏进文化行业,就必须得有一份文化担当,应有大气度。如果文化界人士和企业机构还以摆地摊、开小作坊的思维模式来经营文化事业,又怎能承担起历史所赋予的开创未来使命呢?难道中国文化、中国艺术,永远只能步别人后尘吗?

况且,对知识产权的尊重,并不只基本道德操守上的问题,而更是必须遵守的法律义务。如果作为社会精英阶层的文化界从业人士连基本的法律义务都不愿承担,又怎能为普通大众树立起良好的道德榜样、担当起引导社会主流价值取向的责任呢?

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容忍艺术家个体以及商业机构的“山寨”行为,不只是在助纣为虐,同时还让自身合法权利受损。当你去看那些“山寨”画展,损失的不只是金钱,还会让那些劣质仿冒品误导你的思想、污染你的灵魂。所以,从自我做起,自觉抵制“山寨”行为,应是每一个公民的责任和义务!

杜洪毅《懒得命名之八》

原文地址:duhongyi.com

(3)
Loading收藏(3)
关键词:,

访问必读:关于本站

热点文章

8,670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