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缘杂评

中国美协应当保证会员名副其实

来源:《中国书画报》2018年第043期

杜洪毅

虽然长期以来坊间流传着诸多对中国美协的非议,但就目前国内艺术市场的环境而言,中国美协会员身份仍是含金量较高的“硬通货”,是许多艺术工作者日思夜想、梦寐以求的。一方面,入会存在较高门槛儿,另一方面,画家们必须过五关斩六将,经过激烈竞争才能“上位”。因此,对于不少底层美术工作者来说,成为中国美协会员只能是个奢望。故而,入会程序是否公平公正、是否会为暗箱操作创造条件就更受关注了。

中国美协在中国艺术行业具有相当话语权威,会员身份代表对美术工作者个人能力和成就的官方认证,新入会员自然该配得上“美术家”这一称号才对。此次新规采用积分制,让入会程序更为规范化、透明化,不能不说是一种进步。但就其条文内容而言,仍存在诸多值得商榷之处,部分规定似乎仍有违公平原则。

首先,新规将申请人的学历、职称也列为获取积分的条件。在第二、三、四类中,还把职称列为基础分。这是否有违公平原则呢?我们知道,在艺术行业,无论是搞艺术创作还是搞理论研究,或者从事其他相关工作,都是以个人成就大小论英雄的,而非其他。能获得高学历、高职称,说明他们的创作水准或个人能力比其他人更强;否则如何取得这些身份标识就值得怀疑了。因此,这部分人即便是与其他人在完全相同的条件下竞争,也应该更有优势才对。如果需要通过给予特别积分照顾才能入会,那不是说拥有高学历、高职称的人的实际水平比普通艺术工作者更差吗?或者是像艺术创作博士这样的人也拿不出几件有较高水准的作品来呢?笔者的观点是,即便在如艺术教育这样必须把拥有职称作为入会条件的类别中,也完全没有加分照顾的必要,而是应该把重点放在实际成就上,其他项更当如此。

其次,在新闻出版、专业教育、组织管理类别中,都有把从事相关工作年限作为获得积分条件的规定。这样一来,中国美协究竟是美术家们的协会,还是要按资排辈才能进入的闲人安置院呢?如果在这些领域年轻工作者取得了非常重大的成就,难道就不能比那些工作了多年却毫无建树的人更有入会资格吗?况且,如果相关人员已在行业内工作多年,还仍达不到入会条件,只能证明他们个人能力有问题。因此,无论在哪一类别,以岗位和工作年限作为积分照顾条件,都是不太合适的。

再则,新规将参展、获奖次数和出版著作、发表论文数量列为获得积分的硬性条件,却完全忽视了个人和作品产生的真实文化影响力。事实上,一些美术工作者可能并没有参加多少中国美协官方组织的展览,更无从谈获奖了;但这些人的作品很可能更优秀,或许对中国艺术事业发展起到的推动作用更大。难道他们不比那些参展和获奖较多的平庸者更有入会资格吗?那些为了入会而走捷径,参加所谓的“国展班”或者靠挂名做个别美协官员的学生获得参展资格的人,真就该是中国美协发展会员的主要对象吗?鉴于当前中国学术环境的复杂性,各种没有实际贡献的拼凑论文、著作大量存在,即便部分核心期刊也存在给钱就发文的嫌疑,因此在理论研究方面以论文和著作数量定积分也有问题。难道那些职称论文、骗补贴的项目论文真值得获取入会积分吗?相对于实践创作领域,理论研究领域更应该考察申请人的真实学术贡献大小及作品对当下和后世的可能影响力,而不是著作、论文的数量。另外,个人理论金奖仅得3分的规定,相对于创作类金奖得9分来说,是否显得太小家子气了呢?

还有,新规似乎放宽了艺术工作者的从业范围,特别增加了对装置、影像、行为艺术的积分,而不再局限于传统的美术家范围。但有一个问题是,除了中国美协外,我国还存在如摄影家协会、电影家协会、杂技家协会、舞蹈家协会、民间工艺美术家协会等正规文化艺术团体,从事相关艺术创作的人完全可以去加入这些协会。中国美协吸收的会员应该以在美术实践和美术理论创作方面有相当成就者为主,真有必要将所有与艺术相关的人员都招揽于旗下吗?

另外,《细则》第六条规定,前五项不可跨类别积分,这是为避免部分申请人投机取巧而设定的。比如说有的艺术工作者可能会因自身条件不够,钻营拼凑几篇论文买版面发了骗积分,或砸钱挂名到别人理论著作下。但采取“一刀切”的做法,还是考虑得不太周全。的确,有些艺术工作者在理论研究和创作实践方面都很在行,整体水平较高,但单独积分一时难以达到条件,难道他们就该被中国美协拒之门外吗?能否考虑以适当提高总积分门槛儿、从严审查的方式,允许理论研究和创作实践合并积分呢?

其实,无论制定怎样的入会规则,有两条必须得到保证:一是保证公平公正,二是吸收真正对中国艺术事业作出较大贡献的美术工作者。因此,中国美协在制定入会规则时,除了让程序更透明外,还应有更全面周到的考虑。唯有如此,“中国美术家协会”这一称谓才名副其实,才是真正属于美术家们的组织。否则,中国美协会员的真实能力与成就有可能将远低于那些被其拒之门外的人,那不是在让人看笑话吗?

提示:转载本人文章必须依法付稿酬

(3)
Loading收藏(24)

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