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袭我的人

首页 - 抄袭我的人 - 中国教育之痛,于金富、吴质洁之流怎就做了大学教师?

中国教育之痛,于金富、吴质洁之流怎就做了大学教师?

中国教育之痛于金富、吴质洁之流怎就做了大学教师?

杜洪毅/文

在我们社会中,教师享有极为崇高的地位,过去教科书里称其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尊师重教向来是中华民族的传统,无论是贵胄要员,还是平民百姓,对教育工作者必然礼敬有加。即便地痞流氓,在教师面前也还心存几分敬意,不敢肆意妄为。

人们之所以会对教师如此尊重,完全不同于对权力和鬼神的敬畏。是因为教师这种职业,不仅是知识与智慧的像征,更应是人格之楷模。为人师者,不只需要学业上的精益求精,更需拥有高于常人的道德自律,方可不妄为师表。否则,那种不学无术、品行不端之辈一旦混入教师队伍,在他们的言传身教下,不但无益于塑造学生的人格和灵魂,反会误人子弟,将原本品行良好青年人带入歧途。

特别是高等教育阶段大学教师,代表着整个社会知识精英阶层,其学识、品行更应无可挑剔才对。当然,世无完人,我们不可能要求每名教师都有圣徒般的人格修养。但最基本的东西,对法律的遵守,对知识的虔诚,以及在个人道德品行上,理应比我等普通老百姓做得更好。

然而,非常不幸的是,教育的腐败早已蚀透教师的灵魂。即便是在普通人心目中的知识圣殿——大学里面,教师们忙于世俗利益的角逐,早忘记对知识而不舍的追求,忘记了师者的自尊。于金富、吴质洁之流就是混进教师队伍的毛贼,在其光鲜华丽的身份标识掩饰下尽干些偷鸡摸狗的勾当。

原河南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博导教授于金富,拥有一长窜让人羡慕的身份头衔。然而,就是这样一位让人敬仰的高层知识分子,写起文章来却东抄西摘,将他人发表在互联网上的作品当成免费素材库。如此行径,若让万世师表的孔圣人在九泉之工得知,不知又该如何大叹“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了。就是这么个有胆抄袭的博导教授,居然没胆说话,接到电话一听说抄袭就立马挂断了,这究竟是在害怕什么呢?

天津海运职业学院教师吴质洁,虽不如于金富的身份那么光鲜,但却代表大学教师品德败坏的典型。做了盗贼还想立牌坊,将明目张胆的抄袭说成“参考借鉴”,将浆糊工干的活儿当作搞“学术”、“科研”,这难道就是一名大学老师所应追求的东西么?这不算,明明是自己抄袭了,居然将责任推到“查重”没检测出来。试想想,如果真是带着一份文化使命与责任去写作,“查重”真的还有意义么?

其外,宝鸡文理学院哲学系教师王红梅与于金富、吴质洁之流并无本质区别,多讲并无益处,均为教育界的败类。此般毛贼如何能成为大学教师,真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如果说普通大学生抄袭、研究生抄袭是因学业不精、个人品行俢养差的话,那么大学教师抄袭,就是为他们树立了“良好”的榜样。为人师者尚不顾人格尊严,又怎能指望莘莘学子们呢?

话说“百年大计,教育为本”,教育事业不仅事关国家与民族未来,而且还对整人类文明进程发挥着决定性因素。在今日教育界存在种种问题中,所谓体制问题、理念问题都不是真正的问题,教师的问题才是最大的问题。如果各大高校继续姑息养奸,不把教师队伍中的败类早早清除出去,又怎能敢让我们对教育事业怀有更多的指望呢?

2018年7月  记于北京(本文内容欢迎转载)

附:

抄袭人于金富电话:13837822789   电子邮箱:yjfhenu@126.com

抄袭人吴质洁邮箱:wonderfulwoo@126.com

(2)
Loading收藏(6)
关键词:

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