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缘杂评

热点 丨 杜洪毅:当代书法的意义究竟何在?

杜洪毅

从某种意义上讲,汉字就是中国人的文化图腾,是中华文明之核心精神所在。以汉字书写方式升华而成的书法艺术,展现出华夏民族对自身文明成就的骄傲与自信。作为世界上绝无仅有的文化呈现方式,经过数千载的发展,中国书法早已取得登峰造极的成就,为人类艺术与知识宝库增添了不可缺少的活力。虽然书法创作离不开严格的技艺训练,但同样不能脱离于个体内心哲思与人格修行,文化属性远超于技术之上。因此,真正的书法并非现代图像学意义上的视觉艺术,而应是具有深刻内涵的文化创造方式。

最近网上流传苏士澍先生两段描字视频之所以会引起广泛争议,是因为这样谨小慎微的勾描方式与国人对书法艺术普遍的认知相悖。视频画面中,作为中国官方书法权威机构第一把手的主席先生,更像是一个技艺不够纯熟的工匠。或许,作为书协主席,行政组织与领导能力才是重要的,无需就其文化功底欠缺进行太多责难。但是,我们还是有必要来讨论下书法艺术在当今社会的意义。

▲颜真卿《祭侄文稿》,全名《祭侄赠赞善大夫季明文》。原作纸本,纵28.8厘米。横75.5厘米,共234字(另有涂抹字30余个)。

世界上曾有许多民族创造过象形文字,唯有汉字延续至今并发展成熟为系统化的现代书写文字。相对于简洁浅显的表音文字来说,汉字并不只承担语言记录功能,其本身就是一套完备的哲学思考方式。在不懂汉字语义的西方人看来,书法艺术优雅的线条像是非常现代的抽象绘画。可对中国人来说,书法并非图画艺术,而是一种精神巅峰意义上的文化创造,字形的优美与其文字内涵不可分割。历代书法大家的杰作,无一不是在厚重的文化积蓄之上,释放内在人格力量挥洒而成。比如说王羲之的《兰亭序》、颜真卿的《祭侄文稿》,都是在极度喜悦或悲伤状态下,真实内心思想情感的自然迸发,与今日市面上那些装饰性文字完全是两回事。

曾经,书法是文人独享的艺术,代表着不染尘俗的高雅文化情调。对于厌恶工匠技艺的古代士大夫阶层来说,绝不会因长年重复临帖习书产生任何疑虑,而且还留下“墨池”“笔冢”的传世佳话。但是,书法学习过程并非单纯的重复技艺训练,必须与学养和人格上的提升同步进行方可。一千多年来,文人墨客们为王羲之作品倾倒得如醉如痴,难道仅仅只是崇拜那漂亮的书写笔迹吗?不,当然不是,后人更在乎的是其作品背后超脱尘俗之上的绝代文人风采,更迷恋他那人格上的自在与任性。被后世所推崇的历代书法大家,无不是人品、学养和书迹均可为天下所称道。像赵孟頫这样的书法大家,人品和学问均无问题,只因在山河易色之时转仕新朝,就让一些学者视为瑕疵,他为传承中华正统文化所作的贡献反而被那些人忽视。历史上另一些人,如蔡京、秦桧等,尽管也能写得一手好字,但因人品出了严重问题,书迹也就完全被后世所唾弃了。由此可见,书法对中国人来说,与其说是一种艺术形态,更不如说是对一种理想高度上的人格与文化追求之象征。

过去,书法是每一个中国文人、学者必备的基本功,但在毛笔书写日渐淡出主流生活的今天,它再也不是开展文化工作的必备条件了。特别是随着电脑和移动智能终端的普及,文字书写的实用功能更是被极度弱化。但在商品经济大潮的推动下,书法作为一种艺术门类,其生存空间不但没有丧失,反而越来越受追捧。只不过当下被称为“书法家”的人,大多数不再是学养深厚的文人学者,“书法艺术”早沦为以熟练书写技巧谋取眼前利益之人的工具。

在基础教育高度普及、印刷复制品非常廉价的今天,想要靠卖字为生的人,啥也不用做,甚至书都不读,只需长年反反复复描摹练习就行,写得一手漂亮字根本不算什么绝世功夫。而且文字书写还不同于绘画,无须花心思考虑色彩、章法,只要不断反复写画就行。因此,将写得一手好字视为多么高超的“艺术”,实在有点说不过去。即便某些人为求标新立异,搞搞字体变形,或者以丑代美,就真能算是高水平的“艺术创造”吗?

当下被称为“书法家”者,其实多为抄书家。他们不愿追寻文化上的高度,没有人格上的自我超越,只在乎书写笔迹的熟练流畅。市面上的“书法作品”又有几件是作者内心思想情感真实流露?这些人肚子里缺少文墨,只会将唐诗宋词、俚语俗句、领袖语录反反复复地抄写,就算是在搞“创作”了。如此“书法”真还有意义吗?不仅如此,许多人抄书都还要抄错,苏士澍此前不就被曝光把古人诗词抄错了么?

实际上,书协主席的描字行为,体现出的是当下书坛普遍重技巧、轻文化之现象。只是因主席先生在技艺上还不够精练,所以才需要多描几下。对于这种现象,个人认为,如果仅仅将书法看成掌握制作漂亮装饰字体的手艺,多描几下也无妨,这样或许能卖上个好价钱。但是,如果说书法还是中国文化的重要象征,如此描来描去意义又何在呢?

在科学技术高度发达的今天,诸多传统文化习俗必然会受到强烈冲击。此时,书法作为民族传统文化重组成部分,以艺术的形式传承发展下去当然很有必要。但是,需要传承的并不只是书写技能,更重要的是内在精神理想与文化情怀。作为以文字书写方式来进行的艺术,当然不能脱离于具有思想深度的文字内容创作,而非只是对字形的描画。否则,又怎能指望一群虽然会写字,却完全没有文化追求的人担当起传承民族文化之重任呢?

本文发表于2018年6月30日《大河美术》

(1)
Loading收藏(10)

本文由 杜洪毅官网 作者:杜洪毅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