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缘杂评

为何大众“看不懂”当代艺术?

为何大众“看不懂”当代艺术?

□杜洪毅

          近日,一则关于中国当代艺术的“瞎话速成指南”蹿红网络,赢得众多圈内圈外人士的点赞共鸣。如同李宗吾当年撰写《厚黑学》一样,该“指南”以反讽的手法,撕破当代艺术那层貌似庄严的皇帝新装,读之让人拍手叫绝。其实,这并非首例因揭批当代艺术真相而爆红的网文,大众对艺术界各种装神弄鬼的闹剧早已心存反感。

兴起于二十世纪末的中国当代艺术运动,本身带有强烈的反权威、反精英的情感诉求,极端例子是宣称任何人都可成为“艺术家”。然而,这一诉求并非出自于平民主义理想,其以肤浅概念词汇堆砌假装高深的事实,本身就是刻意远离大众,终将沦落为吹鼓手和资本附庸而苟且求存。

有一种比较流行的观点认为,观众之所以看不懂当代艺术,是因为中国人的审美水平太低。可真实情况并非如此,那些制造“当代艺术”的人,为了标榜自己的前卫与高人一等,特意将原本简单的问题弄得复杂化,其用意本就是要刁难观众。这份“指南”中,以晦涩难懂的词汇堆砌代替简单通俗语言的示例,就是对当代艺术真实用意的最好解读。如此别出心裁地去简就繁,却掩饰不了形同商业营销软文的本质,与一般商业广告语用通俗巧妙的文字打动受众完全不同的是,理论家们为突显其所推销的艺术更高大上,才绝不会让普通大众轻易读懂!

如果当代艺术只存在这种文字旁白上的班门弄斧,将责任推到理论家身上倒也无可厚非。可是,艺术家们所使用的视觉语言,与此类文字注解本身就是绝好的搭配。让一般观众永远搞不明白的是,为何那些高度程式化的随意涂鸦,对垃圾废弃物简单叠放或小丑般的滑稽表演,一经艺术家们之手就能点石成金,转化为毋庸置疑的高雅艺术?难道说艺术家们真具有传说中魔法师才拥有的神奇法力不成?为什么那些早被当代文明抛弃的巫术杂耍经重新包装后就能被迎入艺术的殿堂呢?为什么这些粗陋的视觉形像或符号可被赋予深不见底的莫名寓意?如果说西方近现代艺术史上某些人,由于采取了一些具有突破性创意行动而获得名声还可以被理解,那国内这些靠模仿跟风勉强支撑起来的当代艺术,其前卫和创新之处又在哪里呢?

如此种种,反映了当代艺术家不屑于传统艺术家的熟练技艺,而是将西方近现代艺术的视觉语言反复重置,试图附加点观念来解决现实社会问题,以取代哲学家和社会学者的地位。然而,粗劣的概念拼凑和牵强附会的寓意,丝毫不能掩饰他们内在的浅薄。没有任何说服力的模式化视觉堆砌,除了那层华而不实的外包装外,内在的败絮,又何需让人去看懂呢?

由此看来,当代艺术之所以让大众看不懂,其一是创作者刻意不让人看懂,其二是并没有能让人可懂的内容!

发表于2018年4月10日《书法报·书画天地》

(1)
Loading收藏(49)
关键词:

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