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市场

评论 丨 杜洪毅:假画阴霾下的书画市场困局

杜洪毅

持续低迷的艺术市场,经历去年秋拍良好成交表现刚刚有所振作,不想又因一场特大书画造假案告破而蒙上几分新的阴霾。从以往经验来看,节后这个时间段,书画市场本该重新活跃起来,可近期不少业内人士却早早的感触到几分寒意。

说来,造假集团遭到打击对恢复市场秩序来说应该是好事。但该案所曝出的不堪内幕,却让原本有意入市的潜在买家望而生畏。犯罪团伙一条龙的组织流程几乎涉及从仿造、鉴定、出版、拍卖等所有环节,行业权威人士加盟参与更让假画变得“无懈可击”。如此一来,即便经验丰富专业人士种书画作者家人也可以被轻易蒙骗,更何况那些本身缺少艺术鉴赏能力的普通买家。

 

相对油画和其它艺术门类,书画作品本身具有伪造容易、鉴定难度更大的特点。就中国画独特的水墨表达方式来说,谁要想超脱于原有程式,创造独具个性风采的笔墨语言并非易事。但一个稍微有那么点小聪明的普通人,只要肯坚持苦练,把某位名家作品临仿得惟妙惟肖并不算太难。即便如此,仿得再像,也终归是赝品,除扰乱市场秩序外,于文化于艺术有百害而无益。一位从艺者要想成为名家大师,并不只是需技艺上的打磨,其道路艰辛而漫长,能到达顶点者凤毛麟角。而造假只是在利益驱使下,以单纯的技艺训练求取捷径,用较小代价获取高额回报,盗用他人艰辛努力换来的成功。

据相关数据,目前市场上流通的多位近现代书画名家作品,赝品率均超过五成。比例之高,并不让人惊讶,让人不解的是这种状态已维持了很长时间,业内外人士除对其表示无奈外,很少会有人会去认真反省。造假者不但得不到谴责,反而会觉得理直气壮认为谁让自己一身“才华”得不到承认呢?近代历史上张大千的造假行为,就一直在圈内被传为美谈佳话,更是让不法之徒平添了不少底气。

事实上,书画造假售假在行业内原本是半公开的,知假买假和知假售假在一部人那里早达成心照不宣的认同:拍卖行可以利用《拍卖法》相关条文作为挡箭牌,公开宣称不对出售假货负责;琉璃厂、潘家园的店铺,可以上街揽客推销仿冒之作……但事实上,本没有任何法律支持出售假画,只不过是商家利用国内法制环境尚不够成熟,故意歪曲事实推托责任罢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假画对市场造成的冲击,是由拍卖行为代表的商业机构造成,正是因为他们为获取及时利益,长期放纵包庇,扮演着市场掘墓人角色。

一张假画,本形于同废纸,但经一番包装洗白后,却可以卖出百十万甚至几千万的天价,最终受伤的是谁?受害者绝不会是冤大头的买方,而是整个市场诚信机制。因买到假画对艺术市场彻底丧失信心的事件并非孤例,被搞得倾家荡产者也大有人在。更多情况是,当某人得知受骗后,由于艺术品交易不保真的“行规”维权无道,为了挽回损失,只好去寻找新的新的受骗者。如此重复流通,假画最后也能成“真”了。特别是一些由知名拍卖行售出的假货,由于先前已有了上拍记录,于是便因“流传有序”而变得“真实可信”了。如此这般,黑白巅倒,又怎能让人心存哪怕不多的几分信任呢?

现在警方打击了造假集团,假画和涉案经费都被没收,但市场就真的安宁了么?其实,谁都明白,相对庞大的造假售假产业链来说,被查处的只是冰山一角。只要有利可图,造假大军必然就会前仆后继。这其中就包括不少美术院校国画专业毕业生,自认为“艺术造诣”很了不起,却苦于不能成名,只好去干制假的手艺活。例外,市场上现存的大量赝品该怎么办?很多人原本就是报着投机获利的心理去购买书画作品,当他们得知自己的藏品是假货时,真能心甘情愿的蒙受损失么?而对那些本来有意进军收藏业的人来说,在没有可靠鉴定机制保障下,又敢对充斥着无尽陷阱的书画市场有多少信任呢?

书画真伪鉴定一直是件非常吃力的事情,即便是经验丰富的权威专家,也有走眼的时候。但是,随着高科技手段的运用和司法部门打击售假造假的力度加大,必然会有越来越多的赝品被打现原形。特别是文化部2016年发布的《艺术品经营管理办法》已明确规定艺术品经销机构不得销售仿冒之作、不得提供任何虚假鉴定证明材料,从法规上否定了售假行为。因此可见,假画大行其道的现象有望被逐步被改变。

但是,赝品盛行对当前和未来相当长时间内的书画市场将继续构成严重困扰,要想真正改变这种困局,还需执法部门和业界人士共同努力才行。只有每一个从业人员都能提高自身法治修养,艺术品经营机构严格遵守国家法规和基本的商业契约精神,自觉抵制任何造假售假违法行为,才有可能彻底改变假画对书画市场秩序造成的破坏!

本文2018年3月31日发表于《大河美术》

(1)
Loading收藏(163)
关键词:, ,

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