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缘杂评

杜洪毅:国宝说话,是对文化盛世的期待

国宝说话,是对文化盛世的期待

□杜洪毅

在这个商品浪潮泛滥的年代,提及国宝,大多数人总会试图用货币价值去打量,其本身承载的文化内涵反而被忽略。这种将珍品文物与物质财富建立起对等联想的思维方式,并非当下特有,在西方历史上,就曾出现过将考古发掘视同为寻宝的年代。即便今天,国际黑市上种种文物盗掘、走私行为,仍是受巨额利益所驱。

meishubao/2018011614055246484.jpg

然而,国宝的真正价值,是其所承载的远古文化记忆为当代文明带来的智慧与启示。以当前文物交易市场行情估算,珍品文物的确可以获得很高的估价。但我们必须认识到的是,国宝的“宝”字并非用于流通的金银财宝之宝,而是无可替代的知识财富之宝、文明创造之宝,绝不能用商品货值去估量。

让国宝说话,让普通大众特别是年轻一代认识这些珍贵文物的真正价值,意义在于通过对远古文明回首,拉近当代文明的历史记忆间的距离。通过对古人智慧创造的守望,提升民族文化自信,将其转化为当代文化创造的前进推动力!

meishubao/2018011614075793716.jpg

[西汉]战争场面铜贮贝器盖  盖径30厘米、高12厘米  晋宁石寨山出土

中华文明源远流长,延续数千年而不曾中断,这在全球文明中都是绝无仅有的。我们可以通过丰富的存世古籍、典章寻找远逝的文明记忆,但这远远不够。那些经历岁月沧桑幸存至今的远古物件,为后世提供了走进曾经辉煌世界更宽阔的通途。特别是殷商以前的文明史,由于存世史料本身稀少,更需要考古发现的文物去佐证、重建。上世纪初开始的殷墟考古工作,就为我们认识远逝的商王朝、重构中华远古文明史提供了丰富的信息。

由于古老文物存世稀少,具有无法被替代的稀缺性,除了少数专家外,与大众日常生活世界几乎完全隔绝。即使在公共博物馆内可透过厚厚的玻璃一窥其真容,若缺少系统的专业知识,普通人也只能一知半解的看个表面。因此,通过大众传媒向公众展示、解读国宝与其背后的故事就非常有必要。

meishubao/2018011614103318979.jpeg

[夏]嵌绿松石兽面纹铜牌饰  高16.5,宽11厘米  1984年偃师二里头Ⅵ区11号墓出土  洛阳博物馆藏

虽然当今的中华文明建立在对古老华夏文化延续与发展的基础上,但隔离数千载之后,那古老器物重见天日时,还是会让大多数现代人深感迷惑。历史风云演绎,当下中国,相对于创造、使用这些物品的古人所生活的社会,发生了太多改变,认知方式即便不是面目全非,也难于轻易勾通。当我们试图通过存世器物穿越时空与古人对话时,却发现其中存在无数难以读懂的密码。很幸运的是,考古专家、历史学者首先承担起解密工作,通过他们的辛苦工作,为我们构建起古老文物背后的历史画卷。让国宝通过现代媒体来说话,在向公众展示古老器物原有的风采时,同时也将专家们多年的心血成果回馈于社会公众,让所有人共同分享远古记忆带给我们的想象与启示!

青铜人头像三星堆博物馆藏.jpeg

[商]青铜人头像  1986年四川广汉三星堆一、二号祭祀坑出土  三星堆博物馆藏

今天,信息技术飞速发展不断冲击原有的传媒格局,特别是互联网让年轻人更乐于接受碎片化、通俗化、趣味化的浅层次信息。央视这一档节目,能紧跟时代趋势,抓住年轻一代的心理需求,不失为高明的传播策略。但是,五分钟的节目,即便浓缩了最精华的内容,其承载的信息量仍非常有限。这档节目的真正意义在于点燃大众对国宝和悠久传统文化的热情,起到一个启示与引领作用。要想让让普通大众更深刻的认识历史、理解传统民族文化,就还需要在更多元的传播途径上下功夫。

每一件国宝,都可以唤醒人们对远逝古文明的想象热情,从中寻的文化血脉源流。每一件珍贵文物,都代表着其诞生时期在科学、艺术、文化等领域的巅峰成就。不可否认的是,无论是制作这些器物的工匠(或许地位并不高),还是其享用者,都绝对算是当时社会的文化精英阶层,是所处时代文明成就的代言人。他们所创造的,是今日中华文明之精髓,是不曾中断华夏文明之源泉。正是先辈们的共才智,才成就了古老中华的伟大与辉煌。延续至今,让今天社会中的每一个人,继续受其滋养。

曾侯乙尊盘,战国早期,尊高33.1厘米,口宽62厘米,盘高24厘米,宽57.6厘米,深12厘米,1978年在湖北随州市擂鼓墩曾侯乙墓中出土,湖北省博物馆藏。.jpeg

[战国]曾侯乙尊盘  高33.1厘米,口宽62厘米,盘高24厘米,宽57.6厘米,深12厘米  1978年在湖北随州市擂鼓墩曾侯乙墓中出土  湖北省博物馆 

与国宝对话,拉近远古文明与现实世界的距离。让更多人了解历史,认识历史,对提升民族文化自信、推动当代华夏文明创造有极重要的意义。但,绝不能像一些狭隘民族主义者那样,因祖先的伟大文化遗产而目空一切,把盲目自负当成自信。远古华夏文明所取得成就,让今天每一个中国人倍感自豪,但历史的辉煌永远只存在于记忆中、只属于不会回头往昔。我们可以为此骄傲,却不能沉溺其中而不知进取,更没有必要靠复制往日荣耀来妆点门面。

唯有发展和创造,才是对传统最好的延续。国宝在向世人展现前人智慧光芒时,也是在向炎黄子孙提出期待,期待我们去缔造新的华夏文明高峰,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创造一个引领全人类共同进步的文化盛世!■

meishubao/2018011614205714309.jpeg

[商]Ⅰ号大型青铜神树树干残高359、通高396厘米 二号祭祀坑出土,三星堆博物馆藏

Ⅰ号大型铜神树由底座、树和龙三部分组成,采用分段铸造法铸造,使用了套铸、铆铸、嵌铸等工艺,通高3.96米,树干顶部及龙身后段略有残缺。在我国迄今为止所见的全部青铜文物中,这株神树也称得上是形体最大的一件。铜树底座呈穹窿形,其下为圆形座圈,底座由三面弧边三角状镂空虚块面构成,三面间以内擫势的三足相连属,构拟出三山相连的“神山”意象,座上铸饰象征太阳的“☉”纹与云气纹。树铸于“神山之巅”的正中,卓然挺拔,有直接天宇之势。树分三层,每层三枝,共九枝;每枝上有一仰一垂的两果枝,果枝上立神鸟,全树共二十七枚果实,九只鸟。树侧有一条缘树逶迤而下的身似绳索相辫的铜龙,整条龙造型怪异诡谲,莫可名状。

 

来源:中国美术报网 发表时间:2018-01-16

(3)
Loading收藏(42)

本文由 杜洪毅官网 作者:杜洪毅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