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像情怀

岁末随笔:我是一株不败的野草!

杜洪毅/文

我这一生,谈不上经历了什么大波大折、大风大浪,但却总是磕磕碰碰、跌跌撞撞,时不时要在些许的苦痛中挣扎上那么几回。

其实,自己原本就是一株生长在荒凉之地的野草,无缘享受细心的浇灌、保护,只能靠允吸上苍所赐予的风雨尘露勉强为生。即便这样,对生命萌发的渴望,却不会比那些在苗圃中精心培育的名花名草弱。

野草,总带给人外表渺小、柔弱的印象。殊不知,这个星球上曾经生长着一望无际身材高大,内部构造却太简单的大型蕨类、裸子植物,它们遮云闭日的占领了所有陆疆。可,很不幸的是,在面对生存的残酷时,那些高大的家伙竟然无法与柔弱小草竞争。这正如四肢发达头脑却特别简单的尼安德特人,无法打败比他们弱小的远古智人一样。

野草,虽小,虽弱,微不足道,却是生命进化最高形态的呈现,拥有最为顽强的生存能力。只要还有那么一点点可能,就会把生命的根,扎进每一方土地!

野草,是最骄傲胜利者。即便同属于被子植物,最先将种子播洒到远方开疆拓土的,也是微小的野草,而非乔木。很难想象,在还没有野草的时代,会是个什么样。曾经称雄地球的蕨类植物,也不得不舍弃乔木般高大的身躯,躲到阴暗角落里模仿小草的样子,才能残喘求生。而野草,从来就不用与别人争比高大威猛,为了赢得生存战争,不屈不挠将小小身躯形态演绎到了极致的纷繁多样。

而我,作为一株旷野中的小草,同样必须拥有最顽强的生命力,即便遭遇摧残,也得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生长。真正的坚强者,绝不是装腔作势的展显威风,而是像那寒风中飘摇的野草一样,能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坚守到最后!

作为一株不易被人待见的野草,必须学会在最贫瘠的土地里生长,哪怕是干渇的荒漠、没有土壤的岩缝、被反复践踏的路旁,也要尽力扎下根去,不能有丝毫的退缩。无论什么样风雨的吹打、寒霜袭击,还是屡遭农人刀剪割除,路人的践踏、压扎、摧残,动物啃食,都不能丧失求生的意志。只要稍遇雨露阳光,一样可以重新舒展生机!

作为一株毫不起眼的野草,无法与参天树木比高大,无法与花儿比娇艳,但并不认为自己就比它们卑微。既然造化赐予了我生命,让我不缺求生的勇气,拥有最高贵的灵魂,就当努力创造生命的精彩!

不用去幻想被玉液琼浆浇灌,而是要尽最大的可能,从身边每一处间隙中吸取养份,充分利用每一滴雨露,为生命积攒养份。从苦难中成长,从挫败中寻找光明,从一天天平凡的日子中去发现生命的闪光。即便摔得遍体鳞伤,撞得晕头转向,包扎好伤口后,一样要勇往直前!

我,杜洪毅,永远是一株不会被击败的野草!

2017年12月31日

声明:凡本人发表在各网络和纸质媒体上的原创文章,均不是为任何人提供的免费抄袭、盗用资源。请诸位媒体人、教育工作者、撰稿人多多爱珍惜自己的人格尊严,莫去干那些偷鸡摸狗的事。若有想要使用本人作品者,请严格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国家版权局《使用文字作品支付报酬办法》等相关法律规定操作。任何违法侵权行为,必追究责任。特此声明!——杜洪毅

(1)
Loading收藏(124)
关键词:

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