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像情怀

从无到有的思索——谈谈我的一些绘画感想

杜洪毅/图文

对于像我这样从未接受过美术训练的人来说,绘画其实就是随心所欲的涂抹、任凭思绪在画面上自由的东游西荡。试想想,当你面对一张白纸或空白的画布时,又没有任何的程式和套路可循时,如果不胡涂乱抹又该怎么办呢?本质上讲,这样绘画就是从无到有的思索、将杂乱思绪转化为色彩与线条的思考过程。

杜洪毅《无意识之梦》 布面油彩 40×30cm

《无意识之梦》 布面油彩 40×30cm

不可否认,几乎所有的人类绘画都是从对物像模仿开始的,无论符号记录式模仿还是高度写实模仿。唯一例外的是,伊斯兰教严格禁止偶像崇拜、杜绝一切物像描绘,才发展出纯粹的图案绘画。绘画之所以会从模仿开始发展而来,是因其在表达思想情感还肩负另一重要任务,那就是记录。当然,在人类文明发展到今日这种高度时,绘画的记录功越来越显得多余,只有在一些严格禁止摄影的特别庭审上才用得着。其实,中国人早在一千年前就提出对写实绘画的质疑,由此发展出写意绘画,而西方人在一百多年前开始质疑写实,从而促使了现代主义绘画的诞生。但无论是中国的写意绘画,还是西方的现代主义绘画,发展到今天都遭遇某种瓶颈,这才会导致当下写实主义绘画大有复兴之势。

杜洪毅《白日梦想家》 布面油彩 40×30cm

《白日梦想家》 布面油彩 40×30cm

一直困扰着自己一个问题是:绘画在今天的意义究竟何在?首先,过去漫长历史时期最需的记录功能自然不存在了,虽今天许多画家正在干着手工复制影像的工作,但相信这绝不会是历史发展之趋势。其次,绘画作品的装饰性功能仍是当前社会所需,但在一个商品经济高度发达的时代、特别是人工智能介入手绘领域的今天,装饰功能应该不是人手绘画的主要任务了吧!况且不说许多当代绘画本身就缺少装饰审美价值。再则,绘画在文化创造与精神探索上的意义仍是非常重要的,但当下普遍流行图像复制与套路制作式绘画,很难说有多大的文化创造价值与精神意义,而观念艺术几乎就是对绘画价值的彻底否认。如此说来,今天绘画的发展方向和意义究竟何在呢?

杜洪毅《看世界》 布面油彩 40×40cm

《看世界》 布面油彩 40×40cm

一直在想:如果让我来自己画画,那该如何去画呢?虽然过去南方生活时也有过某种尝试,但那都是在传统思维授义进行的涂抹,毫无意义,与探索性绘画创作相去甚远。现代绘画乃至当代艺术的核心精神是个性化的自我表达、是对未知精神领域的不断探索创造。但无论是美院培训系统还是社会上各种师承制教学,普遍偏向于技法训练,程式化制作套路传授比对心灵智慧开启多得多。这就好比事先为你画了个圈,每天规定必须绕着跑,经年累月下来,你还有去未知领域冒险的勇气吗?

杜洪毅《世界1》 布面油彩 40×40cm

《世界1》 布面油彩 40×40cm

当下画界无非几种套路制作模式,最具代表性的是:直接照片复制、照片变形或写生变形(偏表现主义或印象主义)、图像碎片拼贴、抽象表现主义风格、纯抽象等,又或搞点早被玩烂了的综合材料、夹杂点传统文化符号之类。在绘画技法培训体系非常完善的今天,除了对技巧熟练程度要求特别高的超写实绘画和传统水墨写意外,任何一个普通人只要接受某种模式几个月的强化训练,大多能画出像那么回事的作品来,贴上艺术家标签包装后,外行、内行人大概都不会有多大异议的。只不过接受这样训练的结果是扼杀了人的创造性,大多数人几乎是不可能走出固有套路模式的。这就好像以临摹为主要训练方式的传统绘画,最后能冲破程式限制的又能有几人呢?

杜洪毅《梦想的诞生》 布面油彩 40×40cm

《梦想的诞生》 布面油彩 40×40cm

在过去任何一个时代,绘画技术除艺术创作外,本身还是一种社会所需、不可缺少的手工技艺。而今天,从技艺的角度讲,绘画远没有过去那么重要了,但作为人类文化创造最为重要的一个领域,其必然会因时代的改变而担负更为作要的历史责任。因此,我们必需重新思考绘画艺术发展新方向,并为之努力探寻。

杜洪毅《梦飘飘》 布面油彩 40×40cm

《梦飘飘》 布面油彩 40×40cm

在此情况下,作为一个没有接受过正式绘画训练的人,自己当然没有必要遵循某门某派的规矩,那又该如何行事呢?本质上来讲,绘画的最基本任务就是图像创造,即在一张空白的纸、布、板、墙壁等媒介上描绘出具有观赏意义的图像来,而不在于以什么方式。如果不用考虑视觉审美意义的话,你随便在白纸上乱涂两下也算是创作了一幅画。只要认识到这一点就好办了,然后只要以自己的画面感知进行个性化的表达与提炼。

杜洪毅《迷途梦乡》 布面油彩 40×30cm

《迷途梦乡》 布面油彩 40×30cm

艺术本身是一种非常感性的东西,无法像自然科学那样做到精细的分析和计算。虽然人类发明非常丰富的绘画技法和图像创作系统,但本质上来讲这些东西都可以完全抛到脑后去。当我要画一个图形时,根本不用去考虑是具象还是抽象,也不用考虑像人还是像动物或像其它熟悉的形体,而只需以心灵中那最敏锐的部分去触碰了。如果说绘画是一种创作活动的话,就应该去寻求我们原有视觉经验以外的东西,哪怕最简单的图像创作也比模仿熟悉事物要好得多。

杜洪毅《金色情怀》 布面油彩 40×30cm

《金色情怀》 布面油彩 40×30cm

艺术本是源自人类非理性情感的释放,但技法系统的丰富却将绘画技术变成了一种纯粹的理性制作。如果要让绘画本身回归到创作本身上去,固有技法反而会变成一种阻碍。实际上,我们完全可以将那些非理性甚至无意识中的力量运用到绘画上来,当然也不能把理性的思维排除在外。真正的绘画创作,本身就应该是无意识中释放出来的能量与理性思维恰到好处的结合。

杜洪毅《世界2》 布面油彩 40×40cm

《世界2》 布面油彩 40×40cm

由于绘画本身需要通过一定的技术手段去实现,因此也不能完全把技法排除。其实,所谓技法,就是某种程度的熟练手艺,与一般生产性行业的熟练技能并无二致,只要经过一定时间的训练都可以获得。当然,手艺的熟练程度与否,也会影响到对创作的表达,但这不是根本性的问题。经过系统性专业训练,在技法上当然是无可挑的,可技法并不能但替艺术创作,创作的能量来自于精神升华。技法上的缺失是可以从绘画实践中去积累获得的,如果缺少到未知精神领域探险的勇气,空有技法又有何用呢?

杜洪毅《乖》 布面油彩 40×40cm

《乖》 布面油彩 40×40cm

当然,以上均为空谈,实为可有可无。再说,本人画艺拙劣多谈也无益,还望各位朋友、老师多作指教。

2017年4月  写于北京

特别提示:以上图文内容均为本人(杜洪毅)原创,媒体可自由转载(必须署名),但任何个人和机构不得抄袭、挪用、复制、撰改,侵权必究!

 

联系方式

邮箱:xingli153@163.com
QQ:1251473503
微信:xingli153
微信公众号:yiyuan153

(1)
Loading收藏(59)

本文由 杜洪毅官网 作者:杜洪毅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