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缘心语

艺术审美思维与审美原则(下篇)

杜洪毅/文

现代”艺术与文化审美

在观看“现代”艺术展览时,很多人都会觉得看不懂、让人难以理解。我想说的是,“现代”艺术真的需要人去“懂”吗?那些千篇一律的重复抄袭、模仿、挪用,无休止的现成品借用,牵强附会的观念拼凑,实在找不到突破了,不惜引入挑战生命底线的暴力、血腥自残,直到以终结生命的方式来做最后行为艺术表演,早已背离了现代艺术追求文化创新突破的本质。西方现代艺术,从早期的达达、未来、超现实、包豪斯等运动,到随后的极简主义、波普运动、涂鸦运动、观念艺术等等流派,无一不是在人类传统艺术观念之外,寻找文化上的创新与突破,同时兼具强烈的文化批判意义。这一系列的艺术运动,远远不能用传统艺术审美理念看待,而应从对整个人类文明进程的影响角度去审视。实际上,现代艺术运动远远的超出造型艺术的范畴,属于更广维度上的社会文化创造活动。西方现代艺术的影响力早不止于狭义的造型艺术领域,如包豪斯就改变整个世界工业设计面貌。

由于历史原因造成的封闭,国内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开放后出现的所谓新潮艺术运动,放在世界舞台上看一点不算新潮,只是对西方现代艺术进行的拙劣模仿与抄袭。后来出现的什么政治波普之类的玩艺儿,或许放在中国近代历史上来看稍微有那么点意义,但从整个人类文明进程的角度上来审视就微不足道了。若现在继续对西方现代艺术进行拙劣模仿,就再没有任何文化意义了,更奢谈审美意义,或许只剩让少许人无限自恋的“学术”。这不,打着“学术”旗号的宋庄美术馆不就准备关门了吗?如果真要从审美的的角度看待今天的“现代”或“当代”艺术,就不能单从视觉审美的角度去看等,也不能从那无聊的“学术”的视角上看,而应站在人类文明进程的高度上,审视其对文明进步是否具有推动意义,其实这就是一种更广视野中的文化审美

审美与程式

当代艺术家创作的作品众多,无论是欣赏传统书画还是油画又或各类形式多样的现代艺术时,我们时不时总会产生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其实这里存在一个创作技法高度程式化的问题。如中国传统书画,用柔软的毛笔进行绘画创作本身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为了更好的把握绘画技法,经一代一代从艺者积累总结,摸索出一套高度程式化技能训练体系。在造型语言训练上,传统绘画舍弃直接对景写生,改而以临摹古人画谱的训练方式,通过反复练习获得对造型符号的技能记忆,从而达到对绘画技能全面把握的目的。西方的油画虽不以笔墨训练和符号语言记忆的方式来获得技能,但也存在高度程式化技能训练的事实。即便是力求创新的现代主义艺术,同样存在创作套路高度程式化的问题。如抽象表现主义绘画,由于创作过程中存在随机性与偶然性,不可能出现完全相同的两幅作品。但由于这类艺术技法语言已经高度系统化、模式化了,特别是经过美院与培训机构程式化方案集训后,艺术家创作出来的作品也就存在虽不相同却高度相似的问题。在绘画之外,当代各类装置艺术、观念艺术、行为艺术,更是不能逃离程式化套路的束缚。

其实程式化技法作为基础的技能训练并没有问题,但在创作上继续按程式方案重复制作,就不能算是原创艺术了。我们在欣赏艺术作品时,首先应该弄清楚各类艺术的基本程式化语言,然后再来判断哪些作品是以程式化技法重复制作出来的,哪些又是超越程式之上的原创。也许有人会反驳,说按程式技法制作出来的作品怎就不是原创的呢?古埃及艺术的程式化创作方案不是延续了几千年吗?怎还算是艺术杰作呢?这里必须说明的是,从当代艺术审美观念来讲,原创性越高,审美价值也就越高。复制品也可作审美欣赏之用,但在科技高度发达的今天,手工复制意义不大。古埃及艺术虽然有非常强的工艺性,但因其本身相对当下文明有较大的差异吸引力,再加其相隔久远、承载着一个伟大远古文明,其价值不是当今艺术可以相比的。

由此我们可以得知,在欣赏艺术作品时,千万不能为程式化套路迷惑。不管外在有多华美,缺少原创突破的作品,最多只能算件好看的装饰品,而绝不能将其看成艺术创作佳作

艺术创新与审美境界

虽然任何艺术门类都存在程式化技法语言的问题,但对于一个真正优秀的艺术家来说,是可以超越固有程式之上的。中国古人认为绘画艺术的最高境界是气韵生动,何谓气韵生动呢?随便翻翻资料都可找出一大罗框注释文本,但就是很少有人将其解释清楚过。其实这个气韵生动的“气”是源于道家思想,庄子就认为万物生命都是由气之聚与散来构成,这本是一种抽象化的东方式哲学思维,很难以逻辑语言注解。在西方现代艺术观出现之前,很少以技法与表现形式上的创新去审定作品,而是看其作品本身是否具有超脱于固有程式之上美学意境。古人所说的气韵生动另一个层面上就指的就是指意境上的高远,如梁楷、徐渭、朱耷这类的古代画家的作品,虽然古人并不从创新的角度去审视其美学价值,但这类作品远远超出固有程式之外的自由挥洒,本身就是最高境界的美学创造。

当今社会高效的信息传播方式,为艺术创作带来前所未有的便利。今天的艺术家,坐在家里就可全面的了解各民族古今艺术风格与创作技法,还能轻而易举的阅读门派众多的中西方哲学与思想经典著作,这是所有古代艺术家都不具备的条件。但反过来,获知的越多,受限的也就越多,不少艺术家惊讶的发现,各种风格题材,各种创作技法,早被前人尝试过了,自己又怎样的寻求创新突破呢?同样,我们在欣赏艺术作品时也是如此。某天看见一件当代作品,觉得是很了不起的创造,过段时间偶尔发现,原来那件杰作是模仿了某位西方大师的作品风格,并非原创。这里其实就涉及到一个审美观被误导的问题,西方现代艺术努力追求形式上的突破,但这并非艺术创造的本质,形式上创新必需寄托于精神内蕴突破,必需是文化上的创造与发现。

我们所熟知西方近现代艺术大师,有些可能接受过系统的美院训练,有些则没有。但这些所有艺术大师均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均大量阅读古代、近现代哲学家、思想家经典著作,在丰厚的知识给养下来进行创作探索,如达利就深受弗洛伊德思想影响。就连希特勒这种自认为是艺术家的人(虽然他的画作非常保守),也要把大量精力放在研读叔本华、尼采、马克思等人的著作上。由此可见,西方现代艺术创造的基础,是基于哲学性思考进行的。而在我东方的古代艺术家,凡是取得重大突破成就者,无一不具有非常深厚的文化内功(虽然东方没西方那种系统性的哲学体系,但其本质精神却是一致的)。

由此得知,高境界的艺术作品,本身是具有非常高的哲学和思想内涵。由于受西方观念艺术的影呼,当今中国艺术家也很重视作品的思想性,但这类的思想总给人牵强附会捆绑拼凑的感觉,而不是作品本身的内在意蕴。此种现象,很容易将人误导,以为那些能解释出一翻“大道理”的艺术家的作品,就有很高的价值。因此,在欣赏当代艺术作品时,还必须穿透这层层迷雾去审视……

(突然发觉在这个话题上说的废话太多、内容太长,还是就此打住吧!)

2016年10月  于北京

作者声明:本文可以自由转载(纸媒需经授权同意),但必须署上作者姓名(杜洪毅),否则一律视为侵权。微信:xingli153

原文地址:duhongyi.com

 

(1)
Loading收藏(4)

本文由 杜洪毅官网 作者:杜洪毅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