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缘心语

论生命的形态

杜洪毅/文

%e6%9c%b1%e6%a0%b9%e8%be%be-%e5%87%a1%e9%ab%98-%e6%b2%b9%e7%94%bb-24x30-2016

朱根达油画《凡高》

自然降生的一花一木,无不以各自独有的姿态展示生命的独特性。即便遗传基因决定了同一物种间的高度相似,也没有任何个体的存在要刻意去模仿它者。在西式园林里,人们总是将树木修剪得整整齐齐、中规中矩,可任何的生命都不愿受此般约束,稍有机会就会以展示自己强劲的生命力,自由的释放内在能量。东方园林比较尊重自然,同样有几分人为,但总是要去追寻与大道合一的高雅境界。如东方的盆景艺术,虽要刻意控制树木生长,可绝不愿修剪得整整齐齐,高境界的盆景佳作虽为人力造就,看上去却是自然天成,不留丝毫的匠气。

在我们这个生物圈里,人这物种的个体生命形态差异算是最大,只有最无知者才会说大家都是一样的人。人与人之间的差异远不止在于相貌不重复,外表差异再大,总归还是大致有相似之处,可别方面的差距就大不同此了。从外在形势来看,人的社会地位、财富多少、出生环境都有很大的差异,但真正深层次的差异却是在人格与信念上、在信仰的方向上,这种差异导致了人与人之间有着天壤之别的距离。当然 ,也是这种深层次上的差异造就了个体生命的价值,不然这世界就没有什么精彩可言了。虽从现代法治理念上讲人人生而平等,但从个体的角度上来说,人格与信念上与普通大众差异越大,其生命境界也比芸芸众生高出许多,也不再需什么平等了。然而,虽现代社会普遍追求个性释放、追求自我独立,但从众心理还是相当普遍,庸碌者总是愿在模仿别人、压抑自我中苟且偷生。此般,作为世间最高生命存在形式,为何只得人云亦云与庸碌之徒混在一起?为何不可以去展现独具风釆的生命形态呢?

在所有现代职业人群中,从事创造性工作者的生命形态最为独特,最能彰显个性风采。如艺术家、作家、科学家等人群就肯定不同于按部就班的公司职员和公务员,这是因为从事任何创造性事业,本身就需对自我个性天赋最大限度的开发,老是复制昨天的生活又哪来的创造呢?很难想想,年复一年生产同一产品的传统工匠有什么独特性,即使按每个个体都是完全不同存在这个命题来讲,其自身的唯一性也上不了太高的层次。艺术创作应该与科学家的研究工作类似才对,都是在以自身才学对未知世界不断进行发现与探索。如果只是以工匠的熟练技艺进行重复制作,又怎能体现个体的独特生命形态呢?艺术家与科学家当然也有不同之处,科学是在对未知理性世界进行发现,侧重逻辑思考,艺术家却是要在精神世界进行发现,非理性甚至疯狂的思考方式反而更重要。

对于从事创造性事业的人来说,最应该做的事就是让自己生命形态达到最高程度的与众不同。可现实社会中,很多东西并非如人思考的那般理想化。科学界会有人混职称混名气去做毫无意义的论证,或直接抄袭别人论文当研究成果;作家中会有人把写套路文章当创作,或者甘脆弄些无疯呻吟的东西来装高深;而艺术界,模仿、重复、抄袭太过普遍了,艺术为满足市场之需,可将一件作品重复制作无数遍,才不管它什么独特性。现代教育成功之处在于技能训练的高效化,过去时代那些高难度的专业技能,一旦进入现代学校强化训练体系,几乎能让任何一个普通人变为某领域专家,这不得不令佩服。

商业社会出现的高度同质化问题,不仅仅体现在普通商品上,而且还体现在个体人的同质化上。那些专业院校大批量生产出的普通职员就不用说了,工具化的培训方式早导致个体观念、行为方式主度趋同化。就是某些自以为高人一等的文化人、文化精英,也在向同质化方向发展。大家都会背那几本书,都会重复那几段陈词滥调,都喜欢把别人的东西拿来反复倒腾。当今的文化人可把独创精神当作口头禅,却早忘了其本质意义,早失去深度思考的能力,早不知何为文化献身精神。反而,怎样能评上高级职称,怎样混个一官半职才重要。如果说普通职员的同质化能缔造出高效的生产力,那么高度同质化的文化人能创造什么呢?现在还有不少人拿先前时代的思想、大唐盛世的诗歌、宣和年间绘画沾沾自喜,大谈什么自己民族的过去是多么辉煌。可今天呢?我们可以为今天中国政治、经济实力的强盛而自豪,但当下的原创文化呢?有什么东西拿得出手到世界舞台上炫耀的吗?

个体生命高度同质化必然导致文化原创能力丧失,在今天这个追求个性、追求创新的时代,究竟怎么才能唤醒文化原创力呢么?那一定是对生命形态差异的尊重,那一定是对异质文化的包容,那一定不会是反复将人云亦云的俚语拿来反复吟诵。创新、创造、创作这些名词绝不应该是拿来玩弄的文字游戏,而是应该有太多的实质工作要做……

2016年9月27日于北京

本文可以自由转载(纸媒需经授权同意),但必须署上作者姓名(杜洪毅),否则一律视为侵权。微信:xingli153

原文地址:duhongyi.com

(本文配图经艺术家本人授权同意使用)

 

(0)
Loading收藏(108)
关键词:

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