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像情怀

抽象世界与具象世界

杜洪毅/文

1109071458105407f3822b855d

一般人在欣赏抽象绘画作品时,总试图从中寻找具象形体,并以此思维展开自己丰富的联想。这种对具象形体普遍关注的现象,并不是艺术欣赏水平高低的问题,而是人类共同拥有的一种集体无意识呈现。人从婴儿期开始,就必须学习认识肉眼所见的具象形体,逐渐积累对常见物象的符号认知,并将其存储于意识库中。人类经历上百万年的进化,对像人、动物、花草、山石树木这些形体的符号认知早深植于无意识深处,形成所有人共有的一类集体无意识。其实,并不只有由人类创作的抽象图像才能让人产生具象联想,就是那些自然呈现的抽象图案,也会诱人产生连篇思绪。如果我们用心去观察天上的彩云,就会发现其间的世界精彩异常,从那里几乎可见到世间万象中的一切。除此以外,只要稍微留心,我们不难从随处可见的一块污迹、岁月留在残旧墙面上的斑驳痕迹或其它任何随机形成的抽象图案中发现关于人世、动物、山川等丰富图像。即便不用观察任何眼见的图像,只要你静下心来闭上双目,用心去“观察”眼前的“景象”,也可“看到”诸多精彩却又变幻不断的动态“图像”。过去有人声称从火星上拍回的照片中发现人脸图像,实际上就是人类的这种伟大潜能在发挥作用。每个生命个体都拥有这类无意识潜能,其实是在阻止我们脱离具象世界而去,任何抽象图形都不对有形世界构成否定。

抽象艺术并非西方“现代”(注:按时间上来算,已该称为古代了)艺术家的发明,在许多古代作品中能看到太多精彩的抽象图像。比如仰韶文化庙底沟彩陶上那些纹饰,就足以媲美任何西方近代大师杰作。事实上,中国人是最善于创作、欣赏抽象艺术的民族。当西方艺术家还沉迷于创造足让人误认为是“真实”的神话世界时,中国画家早就抛开形体束缚,以笔墨语言进行自由的挥洒,创作出最高水准的抽象(意象)作品。而中国的书法艺术,更是将文字演绎成线条律动的艺术,其画面让西方抽象艺术大师也为之惊叹。如果说古代写意绘画还存在具象符号、书法艺术还有文字含意表达的话,那么另一类的艺术却进入完全抽象的境界,这就是我们所熟知奇石、盆景艺术。一块随机形成的不规则石块,完全不同于日常熟知的那些具象形体,蕴含着宇宙间最高境界的美学形态,这曾让古代文人如痴如醉沉迷其中,宋代大书画家米芾就因迷石而对之下拜。如果说古人迷恋于奇石,还是对自然界形态的发现与认知,那么中国传统盆景艺术就是对自然之美的人为再创造。虽说盆景创作也讲究师法自然,将自然树木山石美景浓缩于一小小浅盆中,但当我们认真欣赏那些高水准的盆景佳作时,就会发现其中存在太多耐人寻味的抽象之美。无论是蜿蜒曲折枝杆盘扎,还是老态沧桑桩木塑造,无不呈现近似于自然鬼斧神工却又超脱于造化之上的抽象美学意境。或许在当代主流艺术家眼中,盆景并不算艺术,认为那只是乡下工匠老农的手艺罢了。但排除当下那些粗制滥造的商品化盆栽不算,盆景这门“活”的艺术,恰恰展现东方文化的最高审美意趣。

抽象与具象,代表着两类不同的思维方式。中国人对抽象表达语言的喜爱,是因中国古代哲学本身具有高度的抽象性,这与注重系统化逻辑推理的西方哲学非常不同。无论是道家哲学还是禅宗思想(儒家教条不属于哲学),都没有发展出西方那种系统化的哲学,其实道家与禅宗的思想都有很高的抽象性,并不对所关注的问题作完整的揭示论证,只用简洁含蓄的语言给以启示,让人自己从中去思考领悟。这样一种有助于开发抽象思维的哲学,让每个个体获得更多趋于感性化的自由发展空间,由此开悟后进行的表达当然也更容易进入抽象状态,这恰恰是中国艺术与文化之精髓所在。而西方哲学却追求严密的逻辑推理,这种近乎科学化哲学精神表现在艺术上就是对高度写实技巧的推崇。写实技能的理论基础建立在科学化的透视学上,学习造型艺术首先从严格的素描明暗造型训练开始,这与东方艺术从自我主观表达的笔墨入手非常的不同。西方现代艺术反其道而行之,将感性的自我主观表达放到第一位,这也得归功于对东方文化的学习与借鉴。由此我们可以得知,中国传统艺术实际上是比西方写实艺术具有更高的境界,上世纪以与徐悲鸿为代表的改良派主张一切造型艺术从素描训练开始,实不过是在开历史之倒车。相对于科学技术,艺术更偏向于精神层面上的创造与表达,西方科学虽然取得了超过东方的成就,并不能代表其在精神领域也优于东方。

抽象艺术创作大概有两种方式,一种是以有意识精心构思的方式来进行画面创作,最终获得艺术家想要的结果,另一种则是以无意识力量为引导,在画面上随意涂抹泼洒,以期获得意想不到的效果再稍作修饰。大多数艺术家在创作实践中,常将意识与无意识力量进行整合运用,如中国传统绘画中的泼墨泼彩就是以此方式进行创作。但,我们必须明白,并非任何抽象图像都可称为艺术作品,如从大自然中得到的奇石并非每块都具有美学欣赏价值一样。随意拿笔在白纸上涂抹几下,得到的图像绝对是具有“独创性”的抽象“作品”,可绝不会是我们所指的艺术品。抽象艺术虽超出固有意识形象符号之外,却还必得与人类在哲学与美学领域上的至高追求相契合,才能称为艺术创作。当前面临的一个问题是,现代抽象绘画艺术发展到今天已有一个世纪之久了,经无数艺术家的创作实践,早己积累出一系列完备的成熟作品制作方案,一个智力正常的普通人只要按照某套路方案接受训练,很快就能创作出非常不错的“作品”。或许,这类的大作也是世间独一无二的,但以此高度程式化的技法进行制作,还能算是艺术创吗?这是当代艺术最值得思考的问题。

如果将抽象理解成没有具体的形象,随即就会让人面对一些困惑。进入我们视网膜的一切物象都是有具体形象的。抽象作品虽原本属于并不熟知的视觉符号,但既然被创造出来了,就变成具体的形象,难道说不是具象了吗?当我们经常看到那些具抽象线条的现代建筑和城市雕塑时,很快便会在意识库中增加此类物像符号,积累起新的视觉经验,下次再见到时就能快速调用,于此还能说它是抽象的吗?其实自然界根本就不存在抽象与具象的分界线,正如我们在那些偶然得到的抽象图案中能发现具象图形一样,具象的世界中也可以让人发现很多抽象的东西,两者原为不可分割的整体,都是自然造化之存在。我相信,未来的造型艺术中,抽象与具象再将完全融合为一体,人类所要追求的美学形态,将不用再区分抽象与具象了,而是基于两者之上的更高精神创造!

2016年9月20日  于北京

本文可以自由转载(纸媒需经授权同意),但必须署上作者姓名(杜洪毅),否则一律视为侵权。微信:xingli153

原文地址:duhongyi.com

 

 

 

(0)
Loading收藏(51)

本文由 杜洪毅官网 作者:杜洪毅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