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市场

关于艺术与金钱的闲想

杜洪毅/文

100017

现在总有人会怀疑艺术作品怎就那么贵,总有人批评画家随便画张画就要卖那么高的价,似乎认为只有那种完全不食人间烟火、不计报酬工作的人才算真正的艺术家,以为艺术完全可以不依赖经济基础悬浮半空而存在。可是,若认真反思起来,就会发现人类的艺术创造活动从来就没有脱离金钱支持而独存过。

我们知道,艺术创作与人类其它创造活动一样,都必需由与我们同样的有血有肉凡人去工作,艺术家与哲学家、科学家一样,并非传说中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是凡人,就必得依赖于物质基础生存,如果生存都不能保证了,又何能从事创作呢?艺术家对金钱的情感与普通人对金钱的情感并无二异,只是源自生存之必需。于此,当你自己都无法为金钱释怀时,又何从去谴责别人贪乐于钱财呢?

人类文明进步史与物质财富创造史是同步进行的,只有在拥有足够物质保障的前提下,才有更充分的精力从事文化创造活动。即便初民社会物质财富并不是非常丰足,但部落也会拿出相当的财力保障专职文化创作,包括艺术在内的精神文化活动是维系族群社会精神向心力的根本,所以会得到特别的重视。现在看到那些原始艺术作品,会以为只是普通工匠制作出来的,可在当时社会里的工匠并非我们今天所理解的工匠,他们相当于今天社会里的主流文化精英,地位仅次于部落首领,自己完全不用为经济问题担忧。今天我们惊叹那些早期艺术杰作时,应当明白那时的艺术家作以能创作如些的作品,是缘于优先的物质保障,至少不同于今天的艺术家必须时刻准备出售作品换取生活费用。

人类社会进入高级文明阶层段,之所以能取得很高艺术成就,与财富不断积累增多密不可分的。古代许多杰出的艺术作品,常常是以一个国家、一方领主或跨地域性组织财力为支持。西方古典艺术家的背后,往往站着资本雄厚的保护人,他们是国王、贵族和教会。像米开朗基罗、达·芬奇这样的艺术家若没有此类强大的赞助,很难想象他们还能不能将自己的天才发挥得如此充分;如果没有美第奇家族这类的艺术赞助人,文艺复兴时期还能取得我们今天所知的艺术成就吗?对这种情况,切利尼在其自传里就记录得非常清楚,他同样是一名只为此类权贵工作的艺术家。而像中国北朝那些规模宏大的佛教艺术造像,一样是由帝王下令以国库财力支持才完成的。否则,哪个工匠、哪个独立艺术家能完成那样的作品呢?而宋代绘画艺术能取得那么夺目的惊人成就,若没有帝王以举国财力支持能做到吗?

在古代西方社会,没有可靠的艺术赞助人,一个普通人很难成为杰出的艺术家,可这种情况随文明的进步有所改变。伦勃朗虽然不拥有米开朗基罗、达·芬奇那样的魔鬼式天才,但仍是艺术史中不可多得的一世大师。与天主教社会里艺术家可为教会工作获得可靠生存保障不同的是,17世纪的荷兰已是自由国家,艺术家再没有教庭那样可靠的赞助人,退而只能选择普通市民及商业组织为客户。天赋过人的伦勃朗很早就获得了荣誉和丰厚的报酬,并由此挤身于富有上流社会之中,这完全得益于当时荷兰市场经济的繁荣。试想想,如果没有早年用作品换取大笔财富带来的自信,他还能在后来的贫困生活中坚守一生艺术梦想吗?破产后的伦勃朗仍相信自己可用画笔换回那些失去的东西——但这个梦想从来就没有实现过,以致余生不得不依附于儿子与情人钻法律空子才能勉强为生——终归还是在市场环境下获得生存保障。

从来没有一个艺术家能完全无视金钱,如果能,只说明他原本拥有丰厚的资产,根本就不用为谋生操心。也许有人会说印象派画家可以在贫困坚持纯洁的艺术梦想,说这话的人大概不了解历史的真相。我们必须知道,像马奈、德加、塞尚、修拉及其门徒西涅克这样的画家,即便不从事任何工作也不会为生存犯愁,他们当然可以去追求自己最纯洁的艺术梦想,这是我们今天草根出生的艺术家能与之相比的吗?再说,中国古代那些艺术家,又有哪个能抛弃财富而追求纯粹的艺术呢?他们可以做到不为金钱所累,是因为他们从来就不会缺少金钱。王羲之、王献之父子出生于门阀贵族家庭,哪里会想到缺钱用;唐代的阎立本、颜真卿、王维等人个个位高权重,又何必为金钱自寻烦恼;宋代那些大书画家要么为高官显贵要么供奉于皇家画院,自然也不必为斗米而折腰。到了元代的书画家虽然不能再到朝庭为官,但这些人毕竟家底丰厚,家族拥有大量田产,又不用亲自下地劳动,当然可以过起隐逸生活,寄情于书画之中自得其乐。

实际上,任何的艺术创作活动都离不开金钱物质的支持,个别艺术家虽能在贫困中坚守理想,并不等于说他不需要金钱。我们敢说,花花公子常玉能在巴黎坚守贫困是因他不需要钱财吗?那只是出于无奈,再说他那样的富家子弟原本只会花钱,并不懂得如何经营财富,怪得谁?莫奈、雷诺阿这样的艺术家虽然出生寒微,但此两人却拥有超强的经济头脑,一步一步以画笔为工具让自己从贫困走向富有。或许有人说凡高是最贫困的画家吧,但我们必须知道提奥向凡高提供的经济保障足以让当时任何一个普通巴黎市民羡慕。即便如此,凡高并不安心,总是渴望能以自己的作品换取钱财,为不能自食其力深深自责,或许这也是加速他过早陨落的原因吧!高更虽是一个勇于放弃富足生活去追寻艺术理想的人,这似乎最具传奇色彩,但并不等于说他并不爱钱财,其与凡高友谊终结很大程度上就是因经济纠纷。

印象派以后的西方大艺术家,基本上都是为市场所成就,毕加索之所以能成为毕加索,是因有人愿为他的作品买单。而在东方的中国,到了明代、清代,因市场经济的活跃,出现了一大批既无高官在身又没丰厚家产的书画家。唐寅是早期卖画为生艺术家之典型,但他在“闲来写就青山卖”时,为了不失去读书人清高还得补上个“不使人间造孽钱”,可见其对卖画为生深感无奈,体现了中国传统文人在金钱面前极其矛盾的心理。但到了郑板桥那里,卖画换钱就不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了,明码标价要求画人以真金白银换作品,又有谁会说他是出于贪财好利呢?到了清末的海派画家及后来的齐、张等人那里,以作品换金钱早已是天经地义公理所在了,不愿给钱索画的人反而更可耻。由此可以知,在市场环境下,艺术家持作品待价出售是最合理不过的事,反而是那种只会创作不知获取报酬的才不正常,也不可能持久。

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艺术从来就不与金钱相矛盾,反而是金钱为艺术创作提供最有力的保证。即便有的艺术家在创作过程中会忘记金钱的存在,但当他清醒过来后是不得不去面对现实。很难想象,小公务员家庭出生的罗丹若不是用作品换得丰厚的回报,还能创作出那么多划时代杰作吗?在市场经济环境下存在一个等值交换原则,即你卖的东西价值越高,别人越愿出更多的钱来购买。这实际是公正的最高形式体现,对于那身怀卓越才华的个人来说,是很容易在这种公平的社会环境中脱颖而出的,这是古代社会那些出身卑微的艺术家必需依附帝王权贵求生存远无法相比的。宽松自由的市场环境,往往能成就那些真正杰出的人,这也是我们今天时代亮点所在,能走进末来史册的大艺术家必是从市场中出来的,而非官方机构。

然而,由于市场环境的复杂性,艺术与金钱之间关系常常是非常的微妙。今天许多人之所以知道那些大艺术家与他们的作品名字,是因为被国际拍卖行卖出过令人惊叹的天价。市场,由交易而生,金钱是其不可缺少的媒介。在买卖自由的市场中,凡是有利可图的行业,必然会涌入大量资金,特别是艺术品这种回报丰厚的行业又怎可能避免呢?除了吸引资金,还会吸引人。也许有些人原本没有什么艺术爱好、也无半点文化献身精神,只因为能赚钱才跑来画画,现在许多中国家长拼命逼着没什么艺术天赋的子女去学画,其实都是源于此。现代社会与市场环境的多元复杂性,什么样的事情都可能发生,没有任何一个行业可做到完全理想化的纯净,艺术领域同样如此,但我们就能因此否认一切吗?

排除艺术与金钱之间的种种复杂联系而论,金钱究竟意味着什么?其实,作为货币形式存在的金钱,只是一种服务于市场的交换媒介,同时也是服务于每个普通人的重要生存工具。它无所谓善,更无所谓恶,若从带给人们生活种种便利、创造公正的角度来说,金钱应该是善的。现代社会中有些人一方面贪恋于钱财,另一方面又把金钱视为罪恶之源是非常可笑的。金钱本无罪,只要你不为它动邪念就好。但我们最应当明白的是,金钱是服务人的工具,你尊重它、将它用好了就会获得幸福,但若你将它当成人生奋斗唯一目的去追求,那……不去想了……

2016年9月16日 于北京

本文可以自由转载(纸媒需经授权同意),但必须署上作者姓名(杜洪毅),否则一律视为侵权。微信:xingli153

原文地址:duhongyi.com

 

 

(0)
Loading收藏(113)

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