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缘杂评

请不要打压底层书画家

杜洪毅/文

在激烈的市场竞争环境中,从事任何一种业务都不能缺少必要的推广宣传。当下的书画行业从业者众多,要想在这块市场中寻找一方立身之地并不容易,画者做些必要的自我宣传无可厚非。经常看到一些所谓学者拿起笔杆撰文打压底层画家,即便理由堂而皇之,但总觉得不怎么对劲。在一个以法制为基础的现代社会里,任何人以任何方式做任何事情,只要是法律没有禁止都是可行的,不是某些道貌岸然的先生规定的该怎么做就得怎么做。即便在法律之外还有基本的社会公德存在,但我们应明白道德一词的定义应是建立在社会公众达成的一种普遍共识上,某些自以为是的道德先生无权用私家教条去强求别人。在当下这种基于多元文化发展起来的市场环境中,市面上出现一些借艺术之名的出格表演和个人宣传炒作方式,恰恰证明我们社会文化环境越来越宽松包容,这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你若不喜欢一些人的行为方式,那只是个人喜好的问题,任何人无权去禁止,更不应该去打压。即便是司法部门,也只能对违反法律条文的行为采取强制措施,又何况个人呢?

在当下,对于一些既没有官方机构背景又进不了主流文化圈的普通书画从业者来说,为了在市场环境中谋取生存,想借借名人影响为自己贴贴金是完全可理解的,人家只不过是为了混碗饭吃而已。至于这样没经名人同意的依附是否涉及侵权,从法律上讲属于当事人的自诉案件,旁人无权为此过多干涉。而被那些学者们称为江湖杂耍的莫名当众表演,又有什么不可行呢?大家都知道当代艺术理念本来就没有任何形式的边界,各类滑稽行为表演本是司空见惯的事情,甚至有人以此种方式扬名海内外。对于那些原本没有太多可炫耀资本的底层书画家来说,借助点能令普通人惊叹的表演吸聚集人气又有什么不可为呢?实际上,现代社会每个人都在戴着假面具表演,撕下面具谁知谁又有半斤八两呢?那些身居庙堂之高者难道就没表演了么?

更为可笑的是,“中小学文化程度”也成了打压的借口。谁都知道,在艺术行业学历文凭都等于废纸,不是说你是某某美院毕业的博士、硕士就一定能成为大艺术家(事实上许多美院研究生走上书画赝品制作的犯罪道路),相反你没上过美院也不一定就成不了杰出的艺术家。中国近代的大画家如齐白石、刘海粟等人压根儿就没上过大学,西方印象派大师也没人是科班出生的,最后还不都成为影响人类文明进步史的一代巨星么?实际上远不止艺术领域,凡是涉及文化创造的领域,与学历都没必然关系,你见过文学院毕业就一定能成文学家吗?哲学系毕业的就一定能成为哲学家吗?艺术史论专业毕业的就一定能成艺术评论家吗?文化艺术行业不同于医学药品行业关系到民众生命健康,必须要有严格的资质认证才行。是英雄不论出处,在当代这种宽松自由的文化环境中,真正有才能的人总会脱颖而出的,无能者被淘汰出局不可避免,博士生以行乞为生也不是什么怪事。

自于要说人家是在做虚假宣传,是欺骗行为,其实现在商业领域虚假宣传多着呢,关系到生死问题的医疗药品行业还有那么多虚假广告,你怎不去揭发打压,偏偏要着几个无关紧要的书画家不放。是否虚假广告,应依法律为依据,应是法制监管部门的职责,而不是几个所谓学者说了算的。其实,在艺术界打压他人的行为并非今天才有。当年徐悲鸿政治得势后就拼命打压对手,不想气愤至极要了自个的命,被其骂为骗子的刘海粟反而顽强活到98岁高龄。

现在艺术界、艺术市场的问题,几个挣扎于市场边缘的所谓“江湖画家”原本无关紧要。根本的问题在于主导市场力量的名家大腕还要以弄虚作假的方式误导消费者、商家和艺术机构拼命以“投资升值”的借口去忽悠顾客,身为艺术权威的官方美协、美院教授、当红名家为扩充各自势力范围,纷纷占山为王排除异己,严重阻碍艺术创作水平提高与市场建康发展。不多的几个底层书画家为何会做些出格的个人宣传呢?还不是因为市场有相应需求,还不是那些足以影响市场的个人和机构把整个文化市场搅得一塌糊涂。试想想,若大家在为推动文明进程而努力,一线画家带头以自己最高创作水准供应市场,还会有人去弄那些江湖杂耍般的儿戏吗?

作品好不好,最终谁又算得上大师,谁是一流谁又是末流艺术家,这个完全应该等待市场和历史的双重检验,谁是英雄谁是狗熊并不是某个人能说了算的。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更何况天下之人的个性、价值理念、行为方式本是千差万别,不喜欢最好付之一笑,做好自己就行,何必过多将自以为是的东西强加于别人呢?

2016年9月11日  于北京

本文可以自由转载(纸媒需经授权同意),但必须署上作者姓名(杜洪毅),否则一律视为侵权。微信:xingli153

原文地址:duhongyi.com

 

 

(0)
Loading收藏(71)
关键词:

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