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缘杂评

离开文化创造,甭谈艺术

严正声明

因近期发现多起抄袭、盗用本人原创文章的案件,现特再次声明:凡本人发表在博客、公众号、网站、报刊等媒体上的署名文章,转载必须署名,纸媒转载请联系作者授权,未经本人同意不得擅自修改,否则一律视为侵权。凡抄袭、盗用、恶意修改本人原创文章 者,一经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特此声明!

杜洪毅/文

在这个人人可成艺术家的时代,所有关于艺术的界限几乎都消失了。要想给“艺术”一词一个确凿定义,并不是那么容易。当今所论及的艺术,再不局限于美术范畴的绘画和雕塑,而是延伸到更广阔的文化造型天地。从材料、技法、形式、理念等束缚中的解放开来,无疑是将艺术这一文化型态的发展推上更宽阔的可能性中。但就当前情况,这种突破所有边界的解脱,并没能将艺术带向完全自由的境界 ,反而变成新的束缚。将“创新”视为寻求艺术突破捷径的当代艺术,往往又陷入追求单纯技艺创新与表现形式差异的困境中,又或变成纯粹理念标榜的为观念而艺术(实为借艺术之名的骗局)。诸多所谓“很前卫”的当代艺术,虽然拥有与它处不同的外在面孔,却经不起细致推敲与审视,实不过为借“创新”之名的程式化重复制作或表演。

除了本身缺少技术含量的“当代艺术”外,另一类的艺术家又循入更为复杂的工艺制作套式中,认为只要投入大量细致的手工劳动,就是在创造最有价值的艺术作品。在人类制作自称为艺术品的历史中,本身存在着一个技艺发展成熟的过程。我们看原始的彩陶纹饰和洞穴壁画,都只是一些简单的图案。后来随着技艺经验的不断积累,东方艺术发展出宋代绘画那样技艺卓越却又不失高雅气韵的作品,西方艺术发展出文艺复兴时期那些无论是技艺还是表现力都为后世望尘莫及的杰作。但,我们因此认为艺术仅仅是技术上的精益求精那就大错特错了。手工技艺发展到一定水平高度,常常是为更具进步意义的技术工具手段替代。艺术创作中如果需要精细的制作,借助先进技术工具更为便捷高效,而不是将无益的手工劳作当成创造本身。

作为人造物品,艺术作品高于普通物件的事实,本身代表的人类追寻文明高峰过程中取得的重大成就。虽然,我们在欣赏艺术作品时,通常先是从审美角度上去考量其装饰价值,随后再从中发现更高层次的内在文化意蕴。但艺术家创造的并非通常意义上的物件,也不是普通的装饰品,而是超越文字语言表达能力之外的知识财富。无疑,在现代图像技术出现之前,艺术作品更多情况下是通过其美学装饰用途去传达内在文化价值的。可,在科技日益更兴的今天,人们对审美装饰的需求完全可通过技术手段实现的。于此,难道说当代艺术的主要任务还是以复杂的手工技艺去满足装饰生活的需求吗?

实际上,自人类的艺术诞生起,其主要任务就不是为满足单纯的审美与装饰需求而存在。与人类所创造的一切知识体系一样,艺术本身是人在追寻精神制高点上的知识创造。我们再回头去看那些早期陶器上的纹饰与洞穴壁画,与其说是美学装饰图案,更不如说是当时人们为寻求精神力量的信仰寄托。在后来漫长人类文明进程中,任何一个文明体系的艺术,始终担当着知识创造与文化信仰传播的重任。为此,我们再来想想,今天的艺术又应该承担着怎样的一份文化使命呢?

从20初伴随现代文明时代到来崛起的新兴艺术,本身就是在对人类固有知识与精神体系进行一次次的全新突破。现代艺术运动砸碎了所有的藩篱,将人类艺术与文明进程推向新的高峰,进一步的开拓了文化伸展空间。当代人对艺术的理解再不是静态的图画或雕塑,它可以是装置摆设,也可以是行为表演,甚至可以是纯粹观念表达等等。现代艺术理念基础是个性的张扬与表达,是生命能量不拘形式的尽情挥洒,是精神空间上的无限拓展……如果我们仔细分析,就不难发现这种打破所有边界的现代艺术理念,其实是艺术在向文化本质回归,那就是对未知世界的不断探索、对新知识没有止境的渴求,那就以文化创造的方式攀登新的精神高峰!

通过前面的探讨,我们再去审视今天的艺坛,就不难发现什么才是真正的艺术,什么样的艺术作品才是真正有价值的。无论是保留传统技艺的绘画雕塑,还是现代的装置和各种表演展示,形式、材质、表达语言都不是最重要,是否以手工创造或辅助技术手段创作用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有文化意义的上的创造与突破,重要的是对人类文明进程具有启示意义!

2016年8月26日 于北京

本文可以自由转载(纸媒需经授权同意),但必须署上作者姓名(杜洪毅),否则一律视为侵权。微信:xingli153

原文地址:duhongyi.com

 

(0)
Loading收藏(130)
关键词:

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