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缘杂评

谁说这个时代出不了大师?

 

杜洪毅/文 1410长沙行008

真无大师乎?

 

常常见一些主流文化界的学者撰文叹惜这个时代再无大师,言下之意无非是想说当今中国文化已衰弱到极点了。对这些体制内学者所说的话,如果我们不经过大脑思考,很容易被其忽悠住。表面上看,当今社会大师满天飞,但这些都是在商业环境下促成的自我炒作与标榜,与真正的文化大师相去甚远。审视现实,当今中国似乎真的难见到一个具有大师风范的文化人。虽然一些当代艺术家的作品价格直追或超越过去大师作品价格,但这种诞生于过度操控市场下的价格标值是很难证明其内在文化含金量的。

前几天与一位书画界前辈聊起这个话题,这位前辈义愤填膺的说现代社会怎会出不了大师?不是出不了,而是占据显要位置的人都是些无能之辈,而是没有能够发现大师的伯乐。这位前辈的话当然很有道理,当代中国教育与文化体制的腐朽之极早已不是也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这种体制对人性的压抑导致了官方学院与文化机构无能培育与发现文化大师,可正是他们又代表着绝对的文化权威,将体制以外的文化力量完全压制,又上哪去找文化大师呢?

 

文化大师出现的环境

 

从理性的角度上,谁也无法下结论当代中国有没有文化大师,因为这尚需时间去证明。文化大师的声望往往来自后人的追认,而非现世的标榜。如果单从社会文化环境讲,对照历史上那些大师辈出的年代,无疑我们这个时代是最适合文化大师生长的。中国历史上文化大师辈出的时代大致分两种情况。一种是社会动荡不安的先秦与民国,因为动荡导致文化中心的缺失,从而出现整个社会文化多元冲突局面,百家争鸣成就文化上的辉煌,于是文化大师就在这种不安的冲突与争鸣中诞生了。另一种情况是如唐宋那样社会安定、经济繁荣的时代,造就了另一种文化盛世,同样成就了一大批文化大师。

反观当今中国现实,社会安定、经济繁荣,同时由于与世界文化的交融碰撞,导致整个社会文化生态的多元冲突。另外,当今社会教育普及程度之高是任何一个时代都无与相比的,只要你愿意,任何人都享有便捷的学习的机会,任何人都可以参与到文化创造活动。稍微有点头脑的人就不难发现,在和平安定、经济繁荣的当今社会,不仅兼具历史上两种文化大师辈出的大环境因素,而且还有时代所赋予的更多契机。如此这般,还有什么理由说这个时代再无大师出现呢?如果硬要说是,那一定是某个环节出了问题,这其实就是当今中国的文化迷局。

 

谁该为当代无大师负责?

 

要认识清楚这些问题,我们先来看看那些身居显位置的文化人究竟在做些什么吧!就拿让人诟病不已的学术界来说,当代主流学者所做的研究真谓高深莫测,写出来的专著那可不是一般人能看懂的。但问题是,这些非常高深的学术专著,常常通篇是对外国人理论和古人思想作毫无意义的阐释,虽然堆砌着太多晦涩难懂的专业术语,却难找出一点点属于作者自己的原创思想。现在艺术界又犯了同样的毛病,观念艺术的引,当代艺术离不开思想观念的解释。可当我们看到那些是似而非的理念时,才发觉不少当代艺术家其实是在炫耀词汇知识的丰富,难得找出点真正独创性的东西。

自五四后开始的白话文运动,其本意就是让知识以更浅显易懂的语言表达出来。虽一些早期文人作品里常夹杂有文言文,但那并不是在故作高深,而是因其教育背景造成的束缚。可当代文化界的高人们,却不知为何开始玩弄起故作高深的文字游戏,不把原本就很复杂的汉语文字演绎到登峰造极的玄秘誓不罢休。谈到这里,明眼人不难发觉,这些所谓文化人玩弄的所谓学术,其实就是故作娇情的无病呻吟。如此这般,我们又怎能指望从这些人中走出几个文化大师呢?

在绘画艺术领域,平庸文化权威占据显要位置的现象并不会输于学术界。业内人早明白,裙带关系、门阀制度早让官方美术界形成等级森严的牢固体系,你能不能进入艺术界的核心地带,靠的根本不是才华,而是关系。这样一种关系网络构成的艺术生态,你又怎能指望培育出几个大师出来呢?现在整个美术界向工匠化褪去的趋势,应该说完全是由官方美术威权体系造就的。

 

高手在民间

 

如此,难道说我们这个时代真出不了大师吗?正如前文提到的那位前辈所言,谁是真正的大师又不会写在脸上,世无伯乐,即便有千里马也会被无端埋没。就拿宋庄这个小地方来说吧,由于是自发形成的文化聚集地,其间汇集了来自五湖四海的各路英才,即便不能说全都是精英,但至少也是卧虎藏龙。还记得上回在某家艺术馆遇到一位只属于看门的那种小职员,没想到其思想水准高到让人倒吸冷气。这位仁兄讲他没有上过多少学,过去很多年都在摆地摊卖旧书,一边卖书一边读书,同时自己又非常喜欢思考问题,于是才能有这样的理论水准。有了那一次的相遇,才不由让自己惊叹,真可谓高手在民间呀!

不仅这般,如果我们拿生活在宋庄最底层的一些优秀画家作品去与那些美术官员、美术权威作品相比较,谁优谁劣是显而易见的了。当然,当代艺术界对作品评判标准已不再是表面的好坏了,关键还是有没有观念,关键是你会不会装逼。可真要站在历史的高度上,以理性审视当今纷繁杂乱的艺术界、文化界,谁又敢保证今天掌握话语权的那些人,会不会只是未来史册中的几个小丑呢?

 

文化大师必将出现

 

社会安定、经济繁荣,常常将人类社会推上两个不同的方向,一个方向是物欲极致的堕落,最终走向毁灭(如古代的罗马帝国),另一个方向是成就新的文明巅峰。当代社会经济繁荣、物质富足(当然并非是人人享有的),让普通民众生活质量有了很大的提升,但同时又带来太多困境。其实,这就是由社会经济高速增长与精神文化发展滞后造成的必然落差。现代社会虽然呈现表面的文化多元与繁荣,但却是一种外在的虚华,缺失能引领民众精神的制高点。而这种缺位造成的需求,恰恰是文化大师诞生的契机。

综上所述,当一个社会正需要文化大师时,恰恰又有一个最适合文化大师生长大外在大环境,还有什么理由说再无大师出现了呢?我们所处的时代,是一个正在酝酿新的文明高峰前期。时代呼唤大师出现,就必然会出现。至于将出自何处,并非能为少数人所能控制的。我们将会看到,有一种谁也无法阻挡的文化力量,像早晨初起的太阳那样冉冉上升……

 

2016年6月20日  于北京

本文可以自由转载,但必须署上作者姓名(杜洪毅),否则视为侵权。微信:xingli153

 

原文地址:duhongyi.com

 

(0)
Loading收藏(26)

本文由 杜洪毅官网 作者:杜洪毅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评论: 1 条评论,访客:0 条,博主:1 条

  • 杜洪毅
    杜洪毅 发布于:  回复

    本文以《呼唤大师,请多些耐心少点浮躁》为题发表于2016年7月3日《中国文化报》头版http://epaper.ccdy.cn/html/2016-07/03/content_18198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