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缘杂评

“现代艺术”已走上穷途末路

 

杜洪毅/文

 

从上世纪初杜尚将小便池抱去参展那天算起,“现代艺术”已诞生了整整一个世纪。从整个人文明史来看,百年时间不过弹指一挥间,但若从自工业革命以来人类文明加速度发展的趋势来看,最近这一百载光阴在历史长河中实在是一个不短的时间跨度。这一个世纪的岁月里,太多太多变革与突破让整个文明世界发生飞越性的进步。百年前的社会,对今天的我们来说也是很的遥远了。所以说,今天被那些前卫艺术家自认出为“很现代”“很前卫”“很叛逆”的“现代艺术”其实算不上什么新鲜玩艺儿,只不过是从旧仓库找出来的一堆破烂玩艺儿罢了。拿出这样的旧东西出来炫耀装逼,自以为还是对传统文化的反叛,作者不是出于无知,就是为了掩饰自己江郎才尽的故弄玄虚。

 

今天看来,已为古人的杜尚当年敢于将小便池签名送展,代表着一种最彻底的自由精神追求。杜尚所生活的年代,正是整个西方现代艺术革命(主要还是架上绘画)最火热的年代。对传统艺术形式语言上的背叛,是那个时代艺术运动的灵魂。当时的西方艺术家,均以标新立异、抛出新的艺术理念为能事。具有卓越远见、拥有伟大思想家风度的杜尚,本身是那一场艺术运动的参与者,与其它艺术家不同的是,他已看清了这场艺术运动的终极就是彻底砸碎艺术的彊界,让人的灵魂获取得最彻底的自由,但最终也导致艺术走向非艺术化。与同时代任何一个艺术家相比,杜尚向前跨越了一大步,让艺术走向彻底的精神解脱,当然最终已让他放弃了艺术(因为艺术革命终极就是没有艺术)。

 

杜尚以后的现代艺术家们,无论怎样的标新立异,无论作多少形式语言上的探索,无论抛出多少堂而皇之的观念,却没人再能超越杜尚的艺术精神之外,于是只好将他奉为现代艺术的开山祖师。由杜尚开始放弃架上绘画而引发的这场运动,彻底巅覆了传统艺术的理想,并由此打开了新一个时代精神追求之门。

 

很不幸的是,当西方现代艺术运动最火热的时候,我们这里却关起国门大搞写实宣传画。等西方艺术再次展现眼前时,才发现落后了一大步,于是便开始了有样学样的全盘抄袭。这些年来,国内所见的诸多现代前卫艺术表演,一开始似乎都觉得很新鲜有趣,看得多了才又觉得这千篇一律的“创新”、枯燥无味的观念堆砌让人乏味。其实,当代中国艺术家正在大搞的“现代艺术”,本质上来讲就不是什么创新,也不具有任何的现代性,只不过是对西方人早玩过的东西进行拙劣的模仿,早已陷入程式化的批量制作困境。唯一的“创新”之处,无非为了获得轰动性市场效应,竭尽其能的添加更多血腥与暴力,这群所谓艺术家似乎更乐意挑战生命尊严的极限。

 

当“现代艺术”越来越令人乏味,越来越难以吸人们的眼球时,艺术家们不得不开创新的大手笔:资本界入、团队策划、商业化数据分析。要想让“现代艺术”继续下去,可不再是单个艺术家能完成的工作,而背后必须由强大资金与团队支持。我们现在能看到的那些大手笔“现代艺术”表演,有时之所以能吸引大量的眼球,其实是一系列商业化运作的结果。艺术策划团队通过大量市场数据分析计算,利用公司化团队力量运作策划,创造出史无前例的“作品”来。其实这种商业化团队策,更像是一种商业营销策划活动,只不过继续以艺术的欺世盗名进行吸金罢了。我们相信,这种类型的大手笔策划活动,将会为未来的商业发展产生影响,但这绝对是与艺术无关的。

 

当年杜尚亲手砸碎艺术所有的彊界时,早就看明白了艺术革命的结果就是没有艺术,这正如彻底的自由就不再有自由,所以他只好放弃艺术转而去下棋了。而今,经过一个世纪的发展,我们敢问“现代艺术”的路在何方?其实,明眼人都看得出,“现代艺术”已走上了穷途末路,越来越多的商业化运作只会让它渐渐离艺术远去,变成纯粹的商业营销手段。那些故作新奇的标新立异手法,无疑只能去满足人们越来越强烈的个性化商业服务需求。所以,对于今天那些自视高贵的“现代艺术”“前卫艺术”,我们当理性的认清:那不是艺术,只是普通的商品或商业服务,千万别用艺术品的价格去购买。

 

这些粗制烂造的“现代艺术”本身缺乏精神高度,但当其成为某种形式的“主流艺术”,并通过资本运作掌握话语权,从而登陆庙堂之高的公共美术馆,就不得不圈养一批理论吹鼓手,并借以学术的名义为其贴金。艺术传递的是非语言性精神能量,是通过作品本身与观众达成灵魂上的共鸣。现代艺术只是片面的追求感官刺激博取眼球,而无法通过作品内在精神本身让观众获得深度共鸣,就不得不借助于故作高深的理论去滥加解释。其实如果真要想表达观念,最直截了当、最有效的方式是应是文字,而不应该是转弯抹拐的捣弄所谓艺术。如果你真想通过艺术来传达观念,那么艺术家本人首先得是一位伟大的原创思想家,必须对人生社会有独到的深刻洞见,而不是拿些人云亦云的陈词滥调来混淆视听。

 

作为当代人,本文作者并不反对艺术形式与语言上的多层次探索,也并不将所有的当代艺术一概打倒(其中也不乏优秀之作),更不会认为离开传统的绘画与雕刻便是非艺术了。但艺术之所以为艺术,无论以什么样的形式呈现,无论使用何种语言,都绝对不应该是肤浅与粗俗,也不应是只为谋取商业利益的哗众取宠。无论时代怎么变,艺术始终都应该是人类在精神巅峰上的追求,都应该是服务于推动人类文明进步,离开此点恶意炒作,是与艺术毫无关系的。

 

今天,由于社会多元分化,大多数普通艺术家的作品是为了满足普通大众文化消费需求,但这也不是让艺术变为粗俗肤浅的借口。每一个人类社会成员,所渴求的精神食粮,其实都是精致高雅的。艺术家所应该做的是,让每一件微不足道的作品,都应承载着一份真诚生命温度,而不是只为谋取利益制造粗俗的文化垃圾。

 

当然了,认何人都不能否认现代艺术运动对文明进程的推动作用。但任何东西走过头便会走向坟墓,这正如当年罗马帝国对物质与感观的欲望发展到极致就必然走向崩溃一样。“现代艺术”之所以为无所顾忌的泛滥成灾,之所以能以上庙堂之高,其主要因素还是现代社会人们普遍精神虚脱,灵魂空虚,而外在物欲不断膨胀的结果。这种纯粹以感官刺激为目的的艺术形式,是人类文明进程中的另类畸形的灾变。当我们回顾罗马帝国崩溃前所不断膨胀的感官物欲追求时,就会发现离开精神高度上的拓展时,物欲极端所获得结果无疑是灾难性的。对此,当引人深思。

2016年5月23日  于北京

 

本文可以自由转载,但必须署上作者姓名(杜洪毅),否则视为侵权。微信:xingli153

 

原文地址:duhongyi.com

qrcode_for_gh_4d2e49dc5107_430

扫一扫,关注心像艺缘微信公众号,随时阅读最新文章

(1)
Loading收藏(11)

本文由 杜洪毅官网 作者:杜洪毅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