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缘心语

盆景心得——谈谈我做盆景的一些感想

杜洪毅/图文

 204104141

近几年来,每逢回老家,制作与修整盆景几乎成了自己的例行事务。虽然实际打理盆景的时间不多,谈不上有什么经验,但在这里还是忍不住想说说这些年来积累的一些心得为快。

 

 

传统文化渊源

 

盆景作为东方特有的景观艺术形式,与华夏传统文化背景审美情趣的共生性是无法剥离的,这与西式风格的绿雕大有不同之处。个人觉得,盆景制作基础并不应是建立在简单的技能技巧上(当然,盆景原是工匠的技艺与文化人的精神理想结合的产物,两者缺一不可),而更应是建立在对以道家文化为代表的东方传统核心文化气韵的把握上,小小的一盆微观风景,浓缩展现的恰恰是道家所追求宇宙最高法则“道”,脱离道家文化根基做出来的盆景就会显得不伦不类。如果仅以现代西式审美思维出发,大概只能得到漂亮的盆栽,很难说可以创造出具东方神采的雅景来。

发自道家文化渊源的盆景艺术,表现的是一种高雅脱俗人生追求与审美理想,雅、秀、简、奇、险当为基本设计理念,实际制作原则为:求雅而不求俗、求精而不求速、求简而不求繁、求曲与折而不求直与圆、求险奇而不求规则。中国古人创造出的盆景艺术并非一般的绿化盆栽,而是源于对一种高雅精神的生活的极致追求,通过一盆微型景观的苛刻痴求传达出追求天人合一的安生立命理念。如果仅只是创造一些媚俗的花样出来代之,只得让人看到浮而不初的虚华,反而还不如种一盆普通的绿植盆栽为好。

 

 

东方艺术意境

 

虽然盆景是以山石树木为材料,但却与中国传统绘画艺术却有着异典同工之妙,中国绘画所讲究的章法意境也完全适用于盆景设计。东方艺术精髓是从极其简略的构图中传达至高美学意境,传统绘画艺术中的章法布局用于盆景艺术,特别是传统文人绘画简略洒逸的风格移植到盆景中来,往往能得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盆景制作上来讲,不同于其它的造形艺术可在不受约束的时间段自由创作挥挥,而是需要长期的修剪雕琢完善,这个过程可能是数年、数十年,在少数极致个例中一盆树桩浓缩几代人百年以上的心血才趋于完美。其实,这正如我们每个人都需要用一生的时间去进行不断的自我完善,生命才能最终圆满。

 

 

制作实践心得

 

当然了,盆景必竟是石与木的艺术,受材质的制约,空谈一套理论思路毫无益处。在进行实际制作时,除了对东方传统文化艺术深刻把握外,更多的应是充分利用材质特性,尽可能的展现出更多的灵性来。纯粹山石盆景似乎有点类似于现代装置艺术,其制作过程更多的选材与组合塔配,其表现形式更为自由,只不过使用的传统美学语言。

树桩盆景制作上,其局限性就更大了,入手的素材往往有许多无法弥补的缺陷,况且繁杂的的树枝还难以让人果断下剪。自己最初修剪树桩时,原本也只依赖于那一点微薄的艺术素养,遵循简、雅的原则,力求在不失造型均衡的情况下,最大限度的做到简洁雅致(也许在专业人土眼中还不算数)。由于所选植物种类、大小、植珠差异等现实情况千差万别,树木盆景制作修养很难说有什么具体规则可循,更多时候需要的是一种叫做“审美感觉”的东西,这似乎与一些现代艺术家创作时的灵感有点相似了。

当然了,树木盆景制作非一日之工可完成,比起一次性突击性修剪,日常性的常修常剪更为重要。无奈的是这些年自己总是四处漂泊,每次回家发现上次修剪过的树桩又变得枝繁叶茂,才不得不进行一次突击性俢剪,可这样一来制作出的盆景很难说有多高的审美雅韵了,这也是一种无奈。

大型树桩盆景制作往往需要漫长的时日,而与之对应的小型盆景往往更容易造形,成型也更快捷。还记得自己前两年曾在山路边挖回一株野生火棘小苗,栽到小方盆里做成一个别致的小盆景,也有几分的雅韵。无奈的是,这次回家才发现,自己已无缘见到它了,更谈不上再作精心修整。

还不得不说的是,盆景制作与其它艺术一样,重要的是一颗宁静的心灵,如果整天抱着如何才能卖个好价钱的心态,是做不好盆景的,想找赚钱的捷径,最好不要借艺术的名义,这是任何一种艺术门类都不例外的法则。

2015年11月21日

 

原文地址:http://www.duhongyi.com

qrcode_for_gh_4d2e49dc5107_430

扫一扫,关注心像艺缘微信公众号,随时阅读最新文章

(1)
Loading收藏(54)

本文由 杜洪毅官网 作者:杜洪毅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