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印痕

毒品与愚昧

 

毒品与愚昧

毒品与愚昧

杜洪毅

在已知世界生物圈中,没有一种生物像人类这样对那些明知有毒的东西有如此之高的奢好。那些被法律明文禁止的毒品如古柯碱、鸦片、大麻就不用说了,另还一些在法律容许范围内的毒品正在被人们大量吞食。酒精、烟草这些毒品不但不能为人体提供任何必需营养,而其中隐藏的毒素却对人的生命健康构成严重危胁,许多人却对此乐此不疲,这难道不是一种极大的愚昧吗?

在人类社会大多数民族历史上大多数民族都有长久的制酒饮酒的历史,许多民族还发展出所谓的“酒文化”。但是,现代科学证明饮酒对身体绝无任何益处,大量饮酒不仅仅是危及健康,而且还会带来生命危险。也许很多人说饮酒可作乐,饮酒可消愁,甚至有人把酒精当作美味。其实只要稍有点理智的人便会明白这些都是伪命题,都是人的神精被麻醉后的幻觉。饮酒作乐?当年有酒神之称的安东尼不仅在最后的狂饮中丢掉罗马江山,而且还搭上了自己的性命。在我们今天现实社会中,那些饮酒狂欢的场所正是滋生腐败、暴力、坠落的温床,正是在酒精的麻醉作用上让无数平民百姓挣扎于水生火热中。酒能消愁?古人云“借酒消愁愁更愁”,心灵上的痛苦必须借助心灵的方法去化解,那种试图通过酒精麻醉神经来解除痛苦的方式只会为自己平添新的痛苦。在现实中,我们常见一些人成日唱的烂醉,谁敢说他们就没有痛苦了?醉酒的人试图通过酒精来解除痛苦却制造了新的痛苦,因此为了得到解脱又企图以喝得更多的方式来麻醉神秘精,其结果形成一种恶性循环最终只得走向灭亡。酒精不能替人消愁,要想解除痛苦需要的是理智,需要的是清晰的头脑,酒精只能带来适得其反的结果。酒精是美味?古人留下一句“葡萄美酒夜光杯”,但接下一句却是“醉卧沙场君莫笑”,实际上就是对将酒精当作美味的自嘲,其意是说如果接受这样的美味就将走向死亡。“美酒”一词似乎是“酒文化”最多的华饰,是将毒药转化为美味最大的欺诈。每一个第一次饮酒的人都知其味又苦又涩,与可口美味挣不上半点关系。其实所谓美酒只不过是被味觉神经麻醉的结果,如果你觉得酒精不再苦涩那说明你中毒已非常深了。

如果说一个涉世之初的少年因好奇和出无知的逞男子汉气概而饮酒是一种幼稚,那么一个经历世事风雨的成年人还沉迷于酒精中就是一种十足的愚昧了。当然,许多人被迫饮酒是出于世俗压力而非自愿。然而,世俗的繁礼琐节都是人为创造的,并不是什么不可改写的铁定律法。非常想不明白我们这个推崇礼节的社会非要将劝人服毒当作人情礼节拿来推崇,或许是因为这些所谓的“”礼本身就非常虚伪,口头上尽是溢美之词,而心里却非常希望别人全都中毒吧!

如果说酒精还可以当作美味让一些人拿来推崇,那么人们对烟草的奢好就不可思议了。与酒精相比,烟草这味毒药却更年青,绝大多数民族都没有吸烟的传统,直到有一天忽然发现了个新大陆,土著人吞云吐雾的神仙日子才将文明人吸引了过去。如果说酒精从味觉上刺激了人的神经让人获得一种麻醉后的逍遥,那么烟草又能给人带来什么呢?世间每有任何一种生物是可以靠烟熏来生存的,烟雾也不能为任何生物提供养份,可偏偏人类就发明了享受烟熏这一离奇的怪事。吸烟有害健康,其实任何东西燃烧后的烟雾吸入人体都是有害健康的,但烟草却因其燃烧后释放更多的毒素吸引了不少人。从任何一个层面来说,烟草都是一无是处,可偏偏无数人都在不断的吸食,这不知是不是人类的悲哀。与饮酒不同的是,酒鬼们常常只是在自己服毒,虽也有拉人下水的习惯,但总不是强灌。吸烟就不同了,不但自己在吸毒,还向别人强灌了毒品,我们常常为公共场所飘来的毒雾苦恼,可如果你一旦对毒源发起指责,还会被攻击为多管闲事。吸烟的问题并不仅限于一个吸食毒品的问题,更涉及到对公共环境污染,对公众人权侵犯的问题,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把当众吸烟定义为犯罪也一点不为过。

不管怎么讲来,对毒品的奢好都是极其愚昧的表现,无论人类如何标榜自己为万物之灵,只要有一天不能摆脱对毒品的依赖,就使终不能丢掉自身愚昧的标签。

杜洪毅

2010 年10月23日

版权声明:杜洪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邮箱:

(0)
Loading收藏(251)
关键词:,

访问必读:关于本站

热点文章

54,547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