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印痕

在广州,我游走于城市的边缘上

在广州,我游走于城市的边缘上

在广州,我游走于城市的边缘上

杜洪毅

来广州生活这么多年,摸爬打滚走过这么多路,虽算不上有多少精彩内容,但总还有几分的风雨。在这座城市中四处游荡漂泊,心总是宁静不下来,总是不愿静静的呼吸城中的灰尘。然而现实总是有太多的不如人原,四处的求索,但得到的总是那么的少,无意识中总觉得被一种强大的力量排斥。

其实在这城中,还有很多的人像自己一样游走于城市的边缘,我们的生存状态是这个时代真实的写照。不知为何,一个人要想在一个叫异乡的地方立足生活真的好难好难。同样的努力,同样的付出,但只因身份识别上的不一样,最后所获也是不一样。当然也有人超过了身份识别的界线,在这个叫异乡的地方找到属于自己的天空,但相信他们也曾遭遇过许多因身份识别带来的困境,有着比那些原住民付出更多的辛酸。

这世间不可理喻的东西实在太多,所谓的公理正义常常只是拿来说给人听的巧语,所谓的平等更似可望而不可及的蓬莱仙境。有时候,想来做人为何要这么辛苦呢?为何非得在城市的边墙上吮吸灰尘呢?话虽这么说,可时代造就了我们这一代人,我们的命运也就是这个时代的命运,谁又能逃离时代而远去呢?

生活,真的不容易,生存,的确有太多的辛酸,至少对我们这些游走在城市边缘上的人是如此。总觉得无论命运将一个人抛向何方,无论一个人有什么样的出身,无论一个人属于哪一个社会阶层……这一切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有高贵的灵魂,重要的是能高仰的头颅俯视众生。世界上每一个生命都应是平等的——但这太理想主义化了,现实总是等级深严——尽管人们一直都在追求平等。这世界看似很美好,但这世界也到处是污垢尘埃。

人啊!为什么要有那么多的奢求呢?这个问题太可笑,知足常乐这句话谁都会说,但事实上谁也做不到。思维将人的生命推向新的高度,但思索常也为人制造痛苦。很羡慕古代圣贤所说的那种无知无欲的境界,但羡慕归羡慕,现实中的自己还得不断思索不断欲求。

常常听很多人说很多问题不是应该自己这样身份的人去思考探讨的,想来觉得好笑,现实社会有阶层,难道思想精神世界还有阶层吗?话说回来,人们整日都将心思放在生计上,即便有空闲也是找些无聊的消遣,唯独自己总是在漫无边际的追逐什么,是梦?还是那遥不可及的空中楼阁?

这世界想来很简单,这世界想来也很复杂。自己常常将很多事情看得太理想化,可经历一次次的失落后才明白原来世界与想像并不一样。不断的追逐,不断的求索,不知追逐什么,也不知求索什么,只是不想让生命的世界空荡荡的。我不是一个宿命论者,但隐隐约约总觉得命运受着某种超自然的力量摆布,或许就是传说中的上帝吧!如果真有上帝道好,好事先向他请问自己今生属于何方,可上帝无语,自己今生的命运也不可预知。或许,也必须是这样,自己的路只有在不断的追逐与求索中探寻新的方向吧!

杜洪毅

2010 年7月5日

版权声明:杜洪毅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邮箱:

(0)
Loading收藏(452)
关键词:

访问必读:关于本站

热点文章

131,287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