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印痕

城市与农村之抉

城市与农村之抉

城市与农村之抉

杜洪毅

当时代的车轮将滚滚人流从乡村载往城市,当岁月的狂波推涌着城市化时代的到来,古老的华夏土地上涣发出一片新的生机。从农业文明走向城市文明是人类历史上的一次伟大飞越,是不可逆转的奔腾急流,任何一个身处其中个体都不可能不为所动。

然而,令人疑惑的是,当我们准备踏着时代的浪潮前进时,却被人有意的排除在城市与乡村之间。或许有人会说为何又得千军万马往城市里挤,回归土地也不是很好吗?我想说的是谁又不能为时代的浪潮所动呢?谁又难让历史的前进变为倒流呢?况且当前传统农业经济体系早已破碎,土地地再也不是曾经的土地,再也不能承载过去那样多的人口。就算你勉强回到农村去,也永远也不能回归祖祖辈辈曾经那样的生活了。

当拥挤的城市在为人提供更为广阔的生存空间时,广阔的农村为人提供的生存空间却越来越狭窄,回归农村越来越像是痴人说梦。我知道许多人都还把自己看作城市里的过客,这是现实的悲哀所决定的。但令人疑惑的是大多数将自己看作城市过客的人都无法作出将留居城市多久的决定,至少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不可能脱离城市而去。对于我们这些80年代以后出生的人来说,将继续留居城市的时间或许更久,也许是十年、二十年或者更久。人生短短数十载,就算你最终生会回归农村,生命中却有很大一段时间是在城市中度过的,而且只能作为一个过客寄居于城市的边缘,这难道说不是一种悲哀吗?当一个人现在居住生活于城市中,并且没有决定立即离开,就理应认定为城市居民,并应享有公平的权利,而我们的城市却堂而皇之的将这么大一群人排除在城市之外,这难道不是对人权公然的漠视吗?

属于城市还是尾于农村之争并不仅限于我们最终的去留,而是此时此在的自己应是属于何处。在一个人的一生中可以四处迁徙而居,但当他居住于哪里就应属于哪里的居民。一个出生于农村的人早年生活于农村,我们可以说他是农村居民;当他青年以后为了生存奔波于城市中,就变成了城市居民;或许他暮年由于喜欢乡间的清新空气而选择居住农村,那么他又变回了农村居民。而我们的现实又是如何呢?当一个人因早年出生于农村并没经苛刻的程序改变身份,那他将终生背着农村人的身份,管他经年累月生活于城市里呢!

身份与现实生存状态的的错位是时代的悲哀,透过这种悲哀背后看到的是对人权的公然漠视。人类为权利平等奋斗了数千年,然而发展到文明高级阶段的今天,还有如此多的权利不平等,对此我们又能说些什么呢?

杜洪毅

2010 年5月13日

相关链接:

我们是属于城市还是属于农村?

我们要的是公民权

“农民工”是什么工种?

城市,我们不要做你的过客

农村人与城里人

歧视无处不在

告别了“暂住证”时代,迎来了“居住证”时代

暂住证所承载的岁月(一)

版权声明:杜洪毅原创文章,版权作者本人所有。凡公开发布,允许朋友们在任何媒体转载(限公益类用途,谢绝用于商业广告、政治、宗教目的的宣传活动,谢绝随意修改)。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在任何媒体使用本人文章都必须署实名:杜洪毅,否则一律视为侵权)! 邮箱:

(0)
Loading收藏(417)
关键词:,

访问必读:关于本站

热点文章

115,867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