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印痕

歧视无处不在

歧视无处不在

歧视无处不在

·

杜洪毅

·

上了一回电视,却稀里糊涂的戴上了“农民工”这样带有人格歧视的烙印。

说来伤感,漂泊这么多年,虽遭遇过各种各样,但即便在生存环境最恶劣的台资黑厂也没被人称作过“农民工”,可这回在本应该属文明地方的知名电视台,却被公然冠上了这样的标识。

其实也不该怪人家凤凰卫视,只是大环境是这样的,这个带有严重人格歧视的词汇最初也许是来自官方文件。不过现在主流媒体都这么说,官方也这么说,很多边缘人也被麻木而不知不觉的自己认可了。不过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是很难见到说这样叫的,如果谁敢大着胆子当别人面叫“农民工”,只会让人感觉到你是在成心骂他。我就不明白一个在口头语言交流中会被视着歧视性堪至是骂人的词汇,却可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媒体书面语言、官方红头文件也即一些要人们的豪言壮语中,实在太令人费解。之前本人还专门写了一篇文章《“农民工”是什么工种?》来对这一现象进行批驳,没想到这回就还真轮到自己头上了。

而在同一节目中另一接受采访的前辈却被冠上了,“农民作家”的标志,我就不明白作家还有“农民作家”与 “非农民作家”之分,好像这位前辈接受采访的位置也是书斋与传统意识中的农舍相距较远,而从他打扮上看也与农民无关,不明白为什么飘在作家前面冠上农民,人家明明是生活工作在现代化大都市中,而不是一边耕种一边写作的,怎么却成了“农民作家”。在中国历史传统社会中,大多数士人文人好像都是农民出生的,而且许多人还是一边耕种一边读书写作的,但我们在历史中好像是找不出有关“农民士大夫”“农民文人”“农民诗人”之类的记得载。

歧视无处不在,一说到歧视有人就会反攻说哪里有歧视呀!我们看难道说这些还不算歧视吗?人格尊严权应属于人与生俱有的基本人权,而在现实社会中从官方到主流媒体文化界都一致对这种基本人权进行公然践踏,这些难道还是公正与平等吗?

也许“农民工”“农民作家”之类的词汇就是我们这个特色社会最大的特色创造了吧!

杜洪毅

2010年3月10日记于棠下

——

附:“农民工”是什么工种?

杜洪毅

“农民工”是什么工种?看到这样的一句问话朋友们不要觉得好笑,也不要误以为我是一个不识时务的世外之人。

在农业文明社会中,虽然从事手工劳动的人不太多,但也有细致的工种之分,比如说我们所常见的木工、石工(打石匠)、砖工、篾工等;当人类社会进入工业文明时代,由于生产的需要,劳动分又细致了许多,要把这些工种列全部列下不知有多少种,但我们也可以大概简单的说分为生产工、维修工、销售工(员)、服务工(员)等;当人类文明进入现代商业——知识文明时代,许多种职业再也不用说是什么工了,常常用什么师之类的代替,档次高了许多;不知从何起,劳动分工中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农民工”、“城里工”、“正式工”这样的分工竟然登上大雅之堂,常常出现在各种大众传媒、红头文件、作家的书案之上。

“农民工”是什么样的一个工种呢?如果要从字面上去解释,真是还令人难以捉摸,好在这也是约定俗成的事了,根本就不用你去解释,三岁小孩都知道的事了。“农民工”现象的出现可以说是绝无仅有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是我们社会中的一个特色。在西方国家,当农民离开土地进入城市的时候,好像并无类似的词汇出现,而是直接称作工人,那为何在我们的社会中会有这样的“特色”呢?

前些日子,我把自己的一首题为《边缘上的我们》的“诗作”贴到一些网站的论坛上,有不少网友还有些论坛版主都回应说同情你啊,农民工兄弟!看到这样的一些评论,尽管别人都是出于善意,但自己心里却总不是滋味。为什么像我们这样来自农村的人就非得要别人的同情呢?也许我们比起天生就是“城里工”的人缺少文化素养;也许我们生活在城市里一无所有、居无定所;也许我们都是在生产第一线做着最平凡的工作;也许我们都是那么微不足道、毫不起眼的那么一份子……但是谁也不可否认的是我们也有做人的尊严,我们需要的不是城里人的同情,我们更需要的是人与人间相互的尊重!!!

“农民工”一词的出现或多或少都带有一种人格歧视的含意,可就是这种带有歧视性词语进入我们的主流文化之中,真是很令人难以费解。在外飘泊多年,耳闻目睹许多社会现实令我们这些异乡游子想起来实在是有说不尽的辛酸,过去一个暂住证就真是搞得你死我活,相信对于天下许多朋友来说暂住证都是心头永远的伤痛。现在好了,虽然暂住证还是要求办,但是不抓人了,走在大街再也不用心惊胆寒、整天搞得自己真似犯罪嫌疑人似的了。

当然,我们的社会是在不停的进步的,社会各界人士和有关部门所作的努力也让我们看得很清楚。时至今天,我们知道社会现实中存在许多矛盾的问题,要想让所有人所有的权利都做到一下平等是不可能的事,但是在很多方面应该还是可以作些改善的,比如说像“农民工”“暂住证”之类带有人格歧视的词汇能不能考虑让之早日退出历史的舞台?

从我们国家经济的现实情况来说,所谓的“农民工”早已撑起工商业的半壁江山,在哪行哪业中又看不到我们的身影呢?试想假如像我们这些人都回到乡下种田去,国民经济又将会面临什么样的景况呢?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城市化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今后只会有更多的人脱离土地走进城市,难道说“农民工”这样的词汇也将永远跟着传承下去么?

不过还是很幸运自己出生在这个巨变的时代,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让我们这些人有更多的生活选择。对于未来,也许对于与自己同处一个社会阶层的朋友们来说,很多人都不可能看清将来的路会怎样走,但是无可争议的事实是:对于大多数走进城市的朋友来说,不可能再回到祖祖辈辈耕作的土地上了,这是社会生产力发展的必然趋势,农村再也不可能需要那么多的劳动力了。

“农民工”是什么工种?当然不是一种工种了,而是在历史社会特殊环境下一个崎形的产物!相信不久的将来,这样词语会从我们的视线里消失吧!我们期待着……

杜洪毅

2009年9月3日写于棠下

版权声明:杜洪毅原创文章,版权为杜洪毅本人所有。凡公开发布,允许朋友们在任何媒体转载(限公益类用途,谢绝用于商业广告、政治、宗教目的的宣传活动,谢绝随意修改)。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在任何媒体使用本人文章都必须署实名:杜洪毅,否则一律视为侵权)!网络实名搜索:杜洪毅 邮箱:

弘扬人文精神       探寻多元文化

(0)
Loading收藏(326)
关键词:,

访问必读:关于本站

热点文章

62,644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