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印痕

信仰自由不应受任何的驶驭

信仰自由不应受任何的驶驭

信仰自由不应受任何的驶驭

杜洪毅/思

自从人类文明的曙光出现那一刻起,人们就一直在对生命的终结意义不断的进行思索。信仰实际上就是人们在对生命终结价值思考过成中寻找到的一个心避风港。

由于古人分群而居,人类社会的各个早期社团之间存在着天然的隔阂,久而久之便形成了各不相同的宗教信仰。在民族大融合的过程中,各民族的信仰体系相互掺合、相互影响,那些不具有生命力的信仰体系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具更强生命力信仰。古代圣贤哲人们的出现,整合了人们原始的信仰,渐渐的形成了一个个完善的信仰体系。

在信仰的传播发展过程中,总体上来还是比较自由的,虽有无数征服者把自己的信仰强加在被征服的民族身上,但从来没有让一种信仰驶驭于另一种信仰之上。流传至今的信仰体系往往自身都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当人类告别了蛮荒时代,对信仰自由的尊重为各文明社会广为推崇。但遗憾的是,历史有进步也有倒退。

曾几何时,有人借以打造人间天堂的名义将信仰自由残忍的摧残;有人叫嚣着“统一思想”,将一切“异端邪说”来个斩尽杀绝。信仰本无高低贵贱之分,但却有人要以所谓高于一切的信仰来驶驭一切!顺我者倡、逆我者亡,曾将繁华人世变成人间炼狱!当一种信为另一种信仰所凌驶,还可以说是“自由”吗?荒唐滑稽的笑话却能在美好世界上演。败者称臣,古也久之,兵屈城下,不臣则亡。信仰称臣,天下笑话,士可杀,信仰却不可辱。古有被迫皈依,却无守信称臣。

当一种信仰的自由需得臣服于对另一种信的坚守时,信仰的怪胎便诞生了。对神创万物的信仰却得建立在对无神论的绝对皈依上,这世间还有何为信仰可言?悲哉!信仰无罪,却有人为你定罪;信仰自由,空话一谈!试想既然你要说信仰自由,却为何非得把你的信仰强加于别人身上?为何要用一种信仰去驶驭另一种信仰?

信仰,作为人类的一种精神归宿,对其先择本应是自由、自愿的,只有当一个人主动的接受一种信仰时才是真正的信仰。被驶驭、受限制的信仰不是真正的信仰,不能解决人心灵归宿的问题。

信仰的自由绝不应受任何的驶驭!

杜洪毅

2010年3月8日记于棠下

版权声明:杜洪毅原创文章,凡公开发布,允许朋友们在任何媒体转载(限公益类用途,谢绝用于商业广告、政治、宗教目的的宣传活动,谢绝随意修改)。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在任何媒体使用本人文章都必须署实名:杜洪毅,否则一律视为侵权)!网络实名搜索:杜洪毅 邮箱:

弘扬人文精神       探寻多元文化

(0)
Loading收藏(245)
关键词:, ,

访问必读:关于本站

热点文章

23,939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