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随笔

论人类社会的平等与不平等

 

论人类社会的平等与不平等

论人类社会的平等与不平等

杜洪毅/思

在旧石器时代,早期的人类集群而居,形成各个相互独立的原始部落。在一个部落内部,各成员既分工又合作,相互之间的交往都建立在一种平等的关系上,在生活资料的分配上也是基本上做到平均分配。部落成员不存在等级差别,也不存在后来人类社会的各类不平等现象。

当人类社会进入新石器时代,由于生产力的提高,分工开始出现,分工促使一少部分成员从事专职工作,阶层分化开始出现。在阶层分化出现的过程中,部落首领、祭师和其他掌握特殊生产技术的人,逐渐脱离劳动大众,形成一个享有特权的统治阶层,于是人类社会的不平等现象出现了。另外私有财产的出现也是导致社会不平等的另一重要因素。在早期部落中,由于生活资料的有限,基本上不存在私有财产,后因生产力的提高逐渐出现可供再分配的生活资料,于是私有财产便逐步形成了。由于特权阶层的出现,他们可以利用手中的权利占用更多的资源与财富,私有财产的扩充又进一步造成了社会的不平等。

从新石器时代进入封建制时代,社会的不平等现象已经成为了社会继续进步的阻力。由于财富分配不均,特权阶层占有了许多宝贵的社会资源坐享其成,而其他占人口大多数的劳苦大众,只能靠廉价出卖自己的劳动换取生存的可能性。国家机构的出现更为加剧了对劳苦大众的压榨,从而更进一步的导致了社会的不平等。社会的不平等造成重大的心理落差,使底层社会的人们产生了对特权社会严重抵触心理,从而危协到社会的稳定。

不平等的现实催生了人们追求平等的愿望,这种愿望又促使了另一特别阶层的出现,即古代圣贤哲人。古代圣贤哲人是应当时时代呼唤出现的,他们中的许多人第一次系统的提出了平等的概念:佛陀提出了众生平等的理念;耶酥也提出了在上帝面前人人平等的概念;而在伊斯兰世界中,真主安拉之下的天下穆斯都是兄弟姐妹……圣贤哲人们提出的美好愿望虽与现实无关,但他们的思想却让人们的心灵得以慰藉,灵魂有个可以躲避现实无奈的避风港。

提倡人人平等的宗教理念最初都能在劳苦大众中广为传播,但这却触犯了特权阶级的利益,于是他们就开始用残酷方式进行镇压。为了寻求生存,最初形成的朴实宗教理理念逐步被神化,很多时候不得不借以现实中不可实现的神力迎合人们对信仰需求。当宗教理念广为传播,特权阶层看到大势也成不能再进行镇压时,就开始转为利用了,成为集权者对人们进行精神控制的强力工具。古往今来,虽然有无数的人都在追求社会的平等,但平等社会一直都是一种理想主义的概念,从没在现实社会中真正实现过。虽然人类取得了辉煌的文化成就,但这一切都是建立在社会不平等的基础上的,真正的平等从来就只是弱者们的一种梦想。

从新石器时代进入封建制时代,再到农业文明皇权时代,以及后来的自由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时代,人们一直在对不平等的社会进行反抗,一直在争取最大限度的平等,但不平等的现实总是压倒平等的愿望。虽然在现实社会中,绝对的平等几乎是不可实现的,但人们对理想的平等社会的追求却不能停息。正是人们在对平等社会的不断追求促进了人类社会的不断进步,放任社会的不平等只会制造出更多的不平等,从而导致文明的退步。实际上人类文明进步的历史就是对不平等反抗的历史:对祭师特权阶层制造的不平等的反抗促使了耶酥及其追随者创建了普世基督教;而对婆罗门种姓制度造成的严重不公的不满却成就了佛陀创建普世佛教;对麦加城权贵的反抗促成了穆罕默德创立了伊斯兰教;对自由资本主义初期社会的极端不公的痛恨孕育了后来的各类共产主义大同运动…另外在人类历史上的历次奴隶起义、农民起义、民主革命、民权运动等也都是对不平等社会的反抗和对平等社会的追求。

然而,在人类追求平等反抗不平等的道路上总会一次又一次的陷入一个怪圈之中:起初那些反抗不平等不公正的斗士,当他们获得了权力改变了自身所遭受的不平等待遇后,却不再支持新的弱者的平等要求,而自享获得的特权(必竟具有博爱精神的圣贤在人类社会中是屈指可数的)。人类社会就这样周而复始的追求平等,然后又制造出新的不平等来,如此反反复复……

我们不禁要问:为何人类在追求平等的过程中又一次次的制造了新的不平等呢?答案很简单,因为人类一直在用权力角逐的方式追求平等,当一种权力战胜了另一种权力时,新的不平等的产生是不可避免的。就是提倡以道德约束的方式追求平等的宗教,以常常被权力滥加利用,从而成为悍卫不平社会的精神控制工具。

虽然人类在追求平等的道路上取得了一次次的胜利,但伴随胜利而来的却是新的不平等,那么我们应如何去追求平等才可以避免新的不平等被制造出来呢?

所谓的平等,就是指一个社会成员在这个社会上应享有公平公正的社会待遇,但这种要求平等的待遇常常受特权利益的遏制。在当今时代,如果我们再以过去人们以权力角逐方式去追求社会的平等,历史的怪圈重现是不可避免的。那么我们还要不要去追求社会的平等呢?答案当然是肯定的,但是我们不能走过去人们走过的老路了,而要以一种能建立永恒平等的方式去不断追求!

人自称为万物之灵,是因为其具有生物圈中其它生命形式不具备的智慧,人类文明进步史实际上就是智慧积累的历史。人类靠智慧创造出辉煌的人类文明,然而智慧也制造了人类社会本身的不平等。在自然界,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是其它一切生物生存的必然法则。在人类处于蛮荒时代,同样是靠丛林法则求得生存,但当人类社会进入文明时代,这种丛林生存法则便渐渐被文明人所扬弃。无奈的是,自称为文明人的人类,却制造了比其它一切生命形式更严重的灾难,制造了更为残酷的不平等制度!

在过去的岁月里人类所制造的一切不平等我们己经无法挽回了,但对于现在和将来所面对的不平等我们应设法去改变。所谓对平等的追求,实际上就是权利对权力的博弈。是权力制造了社会的不平等,追求平等就要用对权利的维护向侵犯权益的权力进行挑战!然而现实决定了对权力的挑之路是异常的艰辛,为了保护手中的既得权势,权力总会使用各种手段来压制人们对权利追求,这样各种极端矛盾冲突的产生便不可避免了。

之所以人们在追求平等的道路上会如此的艰难,其深层次原因还是权利意识不能深入人心,在人们的头脑里,只有权力而没有权利。弱者寄望于权力的恩赐或自己夺得权力,而权力在握的人把手中的权力占为独享的特权,随意将他人的权利践踏!如果要改变这一切,首先要做的就是让权利意识深入人心,让人们明白那些本应为自己享有的权利不是受谁的恩赐,而是与生俱来就应拥有的,只不过先前被人强行占有罢了!现在最需要的是进行一次文化大启蒙,改变人们意识深处的那些保守落后的权力意识,祛除所谓的君臣、忠君、忠党、听话、顺民之类的的精神毒素。

当然要想彻底的改变社会不平等现象,就必须对权力进行制约。在传统社会文化中,人们总是渴望清官,渴望包青天再世,以给予公平的权利。所谓的清官文化,实际上就是以权压权的方式对权力进行制约,这样就必须要求最高权力是公正无私的。当然要求占据最高权力的“明君”做到公正无私永远只能是人们一厢情愿的幻想,不受任何制约的权力只能制造出更多的不平等。

在当今时代,要想追社会的平等公正,首先就要还权于民,只有当权力不再是少数人的垄断特权,而是来源于社会公民的集体授予才可以保持真正长期的社会平等。另外在一个平等的社会里,对社会问题裁决的最高权威应是法律,而不是“领导的话”,权力的授予来源于法律,超越法律之外滥用权力就应受到严惩并随时将权力剥夺!

尽管人们在追求社会平等的道路上已经走了很久,但从现在看来前面将还有很漫长的路要走。虽然绝对的社会平等只是可想而不可求的,但我们绝不能放弃对基本的社会平等的追求,相信总会有一天,在生存权、基本人权、人格平等、社会参与权等方面的平等终是可以实现的!

杜洪毅

2010年2月5日始记于棠下

2010年2月12日落笔于棠下

版权声明:杜洪毅原创文章,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在其它媒介使用请联系作者同意(在任何媒体使用本人文章都必须署实名:杜洪毅,否则一律视为侵权)!网络实名搜索:杜洪毅 邮箱:

(0)
Loading收藏(210)
关键词:, ,

访问必读:关于本站

热点文章

47,508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