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文化

民族主义与人本主义

民族主义与人本主义

民族主义与人本主义

杜洪毅/思

人是一种社会性的动物,人类社会的形成乃是发源于人的集群而居。当人类由蛮荒时代进入文明时代,原始的部落便变成了文明的民族。由于地理上的隔离,散居在世界各地人群便形成了一个个风俗习惯、意识形态各异的众多民族。

随着民族的形成伴之而来的是一种叫民族主义的意识形态。虽说世界上的各个民族在语言文字、风俗习惯等方面各不相同,但在民族主义精神方面却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这主要是因为民族主义是源于一种群体意识,而这种群体意识是早期人类能生存下来的必要条件。因为有了民族主义精神,一个民族才能变得强大,其文明才可以沿续下来。

主权国家的诞生为民族主义的强化提供了理想的温床,当一个松散的民族集合在国家这个权威机构旗帜下时,民族成员纷纷以效忠自己的民族国家为使命。国家促使了一些民族扩展强大,又有一些民族逐渐消失。当一民族国家征服了另一个民族时,也许刚开始被征服的民族还倍感屈辱,但在时间的作用下这种屈辱感会减淡最终消失,被同化完成了民族大融合。在人类文明史上有许多曾经风云一世的民族都在反复的征服与被征服中不见了踪影,这都是民族大融合的结果。完成民族大融合后形成的新民族又有了新的民族主义精神,人类文明史就是一次次民族大融合的历程。这一次次民族大融合中,小的狭隘的民族主义精神也被更为广阔的民族主义精神代替。

民族主义精神引导着人类从弱小走上了强大,从愚昧走进了文明,成就了最终的辉煌,但同时也带来了巨大的痛苦与灾难。人们在民族主义的大旗下发动了一次又一次战争,相互征伐,同类相残,无数生命惨遭屠杀,许多盛极一时的文明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历史上最悲惨距今最近的一次民族主义灾难发生在上世纪的德国,理智冷静的德意志民族在狂热的泛日耳曼精神的带领下,犯下了一次空前绝后的反人类罪行。诚然,狂热的民族主义曾将第三帝国推上了顶点,大有一统世界之势,但同时也为其最终的覆灭掘好了坟墓。同时也为整个人类带来巨大的痛苦与灾难。在狂热的民族主义带来巨大的灾难的同时,那些受到侵略的民族,在自身的民族主义精神的引导下,发起了坚强的抵抗,以至取得了最终的胜利。我们可以惊人的发现,民族主义既可以成就人类自身,但同时也可以为人类自身带来灾难,那这原因又是何在呢?

实际上民族主义实际上是人类的一种自私心理的体现,这种自私心理具有强烈的排它性。那么既然民族主义是一种自私心理的体现,那么为什么并不是为个人的利益服务,而其信徒常常具有心甘情愿的自我牺牲精神呢?实际上在民族主义精神中常常过度的强调人的社会性,而否定人的独立性,个体的存在不是作为自身价值的存在,而是群体机器上的一个零件,个人是完全没有个性价值的。我们可以看出纳粹德国的冲锋队员都是完全没有个性的机器零件,他们的一举一动完全是为了协调第三帝国这台庞大的机器运转的需要。同样其它那些被希特勒扇动起情绪的普通民众也是完全丧失了个性的。另外在民族主义中还充分的体现出人的奴性,而自由精神却难觅踪影。

实际上,民族主义精神既使人的意识达到一种高度同时又对人的灵魂构成很大的束缚,从而使人格失去了完整性。要想恢复人健全的的人格,就必须有一种新的精神,弥补民族主义造成的不足。

当人类社会正处于一个昏暗时期,人本主义的兴起为人们的心灵带来一束曙光。与民族主义相对应的是,人本主义着重强调人的个人价值,以个人价值的实现为最大原则。我们知道,人之所以作为人的存在,是是因为具有自身存在的三重属性,即独立性、社会性、自然性(其中独立性与社会性属于自然性的范畴)。如果只重视人的社会性而忽视独立性必将导致人格的不健全,相反如果只注重独立性而忽视社会性同样会导致人格的不健全,人格的不健全就会导致人无法在自然环境(大范围的,包括人类社会在内)和谐相处。当人类文明发展到今天,民族与民族、人与人之间的空间距离越来越近,当作为个体的人人格不健全时,也势必导致其所构成的社会大人格也不健全,从而将有可能引发出更多的矛盾冲突。在许多民族社会中,由于受到传统的社会意识的影响,过度的注重对人的社会性的培养,而忽视了人的独立性的建立,从而导致社会人格的扭曲,形成狭隘的民族主义。

直到今天,在我们共同生活的这个星球上,还有许多地方有人借以以民族主义的名义发动暴力冲突,让许多无辜的生命成为牺牲品。本来嘛,作为共同生活在这个星球上的人类,应以全人类作为一个整体,但非常不幸的是,号称万物之主的人类,却常常借以民族主义的名义同类自相残杀(也许这一点是没有任何一种生物可与之相比的)。人类要想在这个星球上和平相处,就需要一种强大的精神力量引导人们从狭隘的民族主义中走出来。其实在人类历史上,也曾有许多人尝试过将全人类看作一个整体,以一种强大精神力量带领人们从狭隘的矛盾冲突中走出来,其中最为杰出的是耶酥和释迦牟尼,但他们都是以为人类寻求一种共同的心灵归宿的方式来行动的,却忽视了人作为人在在本身的价值。事实证明只是以一种宗教式的努力,虽然产生了不小的影响,但却没能解决人类矛盾的根本的问题。

人本主义将个体的人的重要性放在第一位置,也就是对世上每一个人的价值的认可,这样就促成了人在社会中的平等性,而且也打破了民族的疆界。实际上,对个体人的重视,也是将全人类看作一个整体,将个体的人提升到整体的人的高度。每个单个的人都是独立存在,每个人都享有作为人的充分至由,这样一来,就避免了作为人类民族的小群体之间的冲突。

无论什么主义,无论什么精神,追求全人类共同的和平相处是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的心愿,也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精神,相信在全人类的共同努力下,永久的和平时代一定会到来的。

杜洪毅

2009年11月29日记于广州天河公园

2009年12月18日落笔于广州棠下

版权声明:杜洪毅原创文章,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在其它媒介使用请联系作者同意!邮箱:

(0)
Loading收藏(321)
关键词:

访问必读:关于本站

热点文章

70,982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