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印痕

我们是属于城市还是属于农村?

我们是属于城市还是属于农村?

我们是属于城市还是属于农村?

——来自一个漂泊者的心声

杜洪毅/思

时值旧历岁末,许多人又开始打点归家的旅程,而自己每逢此时总会有或多少的犹豫。

生活在这特殊时代的我们,当初带着寻找梦想与追寻美好幸福生活的愿望离开了祖祖辈辈耐以生存的土地,在南下的洪流中来到了这远方的城市。时代改变了我们这一代人的命运,我们这一代人又创造新的时代,改写了祖辈们生于斯、死于斯的人生宿命,成了历史浪潮中的弄潮儿。

在千千万万的南下的人海中,有少数人在南方发迹,打下了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有一部分人厌倦了奔波的辛酸,在外打拼多年后回到了自己日思夜想的故土;而还有更多的人与自己一样还继续为生存而漂泊。多年的城市生活让我们改变了从祖辈那里继承来的保守落后的思想观念,改变了传统的生活习俗。渐渐的我们习惯了城里的生活,似乎正在变成了城市人。当我们漫步在都市的街头,感觉到自己似乎也是个城里人了。然而我们从内心深处上还是可以感受得到被城市所拒绝、不能真正的融入城市中,只能漂泊于都市的边缘上。

将青春与热血洒在异乡的都市,用汗水浇灌着时间长河。我们虽然也出生在80年代以后,但却与被媒体炒的沸沸扬扬的80后们有不一样的人生。我们没有多高的学历,当那些被热炒的80后们还在校园中欢声笑语,我们却走上了为生存而奔波的长路。我们曾挤过拥挤的车箱;曾把青春的热血热与汗水洒在工地、工厂、酒楼、商场以及异乡都市的大街小巷;曾为躲避追查暂住证而东躲西藏。我们吮吸着现代都市文明,但时时却记挂着自己还揣着一张农村户籍的身份证。在城市中找不到归宿,找不到家的感觉。也许会有人说我们本属于农村,应该回到农村去。可事实上当我们回头,其实早已没退路可走:家乡的农田早已被外来的老板承包,况且自己早已不会干农活,而我们从文化上早也与农村产生了深深的裂痕。虽然是从农村走出来,但乡间的记忆已开始模糊……我们试图走进城市生活,可又遥遥够不着;我们试图退回农村享受乡间的田园牧歌,但又无从退回。当我们从文化上成了城里人,而身份上还是乡下人时,就进退都不能了。于是我们只能生活在这社会的断层中,漂泊于城市与乡村的边缘上。我们既是城市边缘人,也是农村边缘人,无处可归的漂泊似乎成了我们这一代人的宿命。

时代在不停的进步,城市化将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虽然很多人在外打拼多年,但对自己最终还是属于农村的宿命却坚信不移。但事实应让我们相信,经后的农村将再也容纳不了那么多人了,我们当中的大多数人最终还是会留在城市。但耐人寻味的事实似乎又在无情的嘲笑我们:难道说我们就这样四处漂泊、挤工棚、住大宿舍终结自己的一生吗?

也许会有人说是我们自己的努力不够,不求上进。可事实上我们一直都在努力的拼搏,一直都在完成对美好未来的追逐。但是必竟这世上能幸运的达到自己理想的高度的人只是少数,大多数人只能做做默默无闻的劳动者。当我们只能做一个普通人、平凡人的时候,是否就意味着我们只能在这社会的断层中漂泊,永远的做边缘人呢?是否意味着我们就一直要在黑暗的夹缝中求得苟且的存活,而不应享受生命的阳光呢?

现实的无奈留给我们无尽的思索,或许有哪一天我们这一代人的命运终将改变,但愿这一天早点到来吧!

杜洪毅

2010年1月10日星期日

版权声明:杜洪毅原创文章,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在其它媒介使用请联系作者同意!邮箱:

(0)
Loading收藏(395)
关键词:,

访问必读:关于本站

热点文章

136,110 views